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中日交往的“怪现象”  

2007-12-31 00:0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日交往的“怪现象”
□     薄文军
        1895年5月2日,在北京城发生了一件影响全国的大事。这年正是中国实行科举制度以来的又一个大比之年,来自全国18省的1300多名举人既没有像往届会试之前一样猜题押保准备考试,也没有四处走动拜访当朝权贵。他们在广东举子康有为、梁启超带领下,在一份长达1.5万字的上皇帝书上庄严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就是中国历史有名的“公车上书”,是后来更为有名的政治事件“百日维新”的前奏。
        “公车上书”的原因,是1894年7月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以中国北洋舰队的惨败而告终。清政府万般无奈之下,派李鸿章为“钦差头等全权大臣”前往日本求和。此间几经讨价还价,李鸿章被日本浪人刺伤,日方又以最后通牒相威胁,情况糟糕透顶。直到1895年4月17日,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国签订了《马关条约》,其中包括割让台湾、澎湖列岛,赔款2亿两等丧权辱国的款项。对此,以康、梁为首的时代精英当然不能等闲视之,于是将一封饱含激情的请愿信递交给了最高当局。
        毫无疑问,正是这封以评价中日“非常态邦交”,揭露“亲日派卖国贼”李鸿章为主要内容的上访信,使康梁最终走进了满清最高统治者的视野,并使一大批维新派人士在三年之后走上了大清国的政治舞台。然而,由于初出茅庐、书生意气的康、梁等人未能在异常复杂的高层政治势力之间做到纵横捭阖、游刃有余,致使业已进入全国改革开放领导小组的康、梁短短103天之后即由“当朝新贵”变成了“通缉要犯”。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菜市口喋血,康有为、梁启超亡命天涯。
        当时的情况是,1898年9月21日凌晨,早已宣布退隐的慈禧太后重出江湖,发布上谕,临朝听政,囚禁光绪皇帝,大肆搜捕维新党人。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杨深秀、康广仁(尚为布衣)等维新派人士先后被捕。“戊戌变法”的头号人物康有为则在政变前一天遵照光绪皇帝密诏,乘船前往上海,转香港,流亡日本。“戊戌变法”二号人物梁启超是在浏阳会馆谭嗣同的寓所听到慈禧太后彻底翻脸消息的。当时谭嗣同面不改色地对梁启超说:“昔欲救皇上既无可救,今欲救先生亦无可救,吾已无事可办,唯待死期耳!虽然,天下事知其不可而为之,足下试入日本使馆谒伊藤氏,请致电上海领事而救先生焉。”梁启超当即躲入了日本使馆,寻求政治避难。
        你看看,问题来了。正是这个日本国,甲午年让中国遭受了鸦片战争以来最为惨痛的一败,导致了割地赔款,国力几近崩溃。正是这位伊藤氏——日本国前首相伊藤博文在日本内阁主政的时候,力主发兵侵略朝鲜、发动了中日甲午战争,并迫使李鸿章签订了《马关条约》,导致了1300名举子冲冠一怒,导致了光绪皇帝下决心重用康、梁变法维新。而如今,康、梁事败,日本国和伊藤博文却又充当了窝主和保护伞的角色。
        或许有人说,邦无定交,3年多的时间国际国内格局都已发生巨大变化,做政治家应该心胸广阔,不拘一格。但毕竟,这种180度的大转弯在让人看不懂的同时也颇觉搞笑。日本国怎么了?中国的精英们怎么了?不仅如此,后来的反清斗士孙中山、章炳麟、邹容、陈天华、黄兴、秋瑾等都曾在日本从事反清活动,包括当时中国最大的反政府组织——同盟会也是在日本成立的。这里边固然有中日两国地缘关系较近,而日本向西方学习比较到位,“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韬略从日本开始实施可以事半功倍的因素。但归根结底,还是日本境内有中国反政府力量生长的良好环境与土壤。仅仅借个地方起事倒也罢了,关键是长期与狼共舞,就难免以狼为友。一大批穿过日本和服、吃过日本料理、娶过日本太太、欣赏过日本歌曲的中国精英分子很容易忘记日本给中国带来的伤痛。拿当时的情况说,师法日本竟成了奋斗目标,包括日俄战争在中国东北爆发,我们的许多精英人士也都非常麻木,甚至有人竟然在日本获胜之后称道这是“亚洲的胜利”。凡此种种,都不能不说是我们的健忘与盲目乐观。与日本人的深谋远虑相比,我们的许多人士,包括精英人士都过于小儿科了。
        转眼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和日本又打了100多年交道,经历了许多许多事情。大的如二次世界大战,小的如钓鱼岛归属都暂且不去说了。单说2007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中国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应邀到日本进行为期4天的友好访问,双方“军界”及民间反响热烈,一些场面也确实火爆,让人很想与日本朋友尽释前嫌,歃血为盟。可你先别急,人家满面含笑的日本朋友未必那么想。11月30日,日本国通过主流媒体《读卖新闻》渗透消息称,由于来自美国的压力,日方被迫取消了30日让中国海军参观其“宙斯盾”级驱逐舰“雾岛号”的计划。尽管后来美国驻日使馆和防卫大臣石破茂均否认了“迫于美国压力”之说,但中国海军官兵却也真的最终未能登上“雾岛号”的甲板。日本国对中国军人开放的是海上自卫队的一艘补给舰“常磐号”。
        多么狡诈的不对等外交,多么“庄户”的偷梁换柱把戏。这应该是有预谋的,只是在通知中国的的时间和方式上略微用了点技巧,以确保“我看了你的,你却无法看我的”。不过,我想这些自以为学得中国儒家文化精髓的邻居太高看自己的悟性了。没有三把神沙,咱也不敢撒到海里半把。
        中日邦交与民间交往之间,似乎长期保持了一种太极图式的逆向互动状态,有迹可寻,却又捉摸不定。请相信,中日关系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会是错综复杂的,盲目乐观不得,肝胆相照不得,需要我们动用大智慧才不至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20071230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