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伯乐与抽奖的大腕  

2007-12-04 00: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伯乐与抽奖的大腕
□    薄文军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为了强调伯乐的重要性,韩愈在这里正话反说了。毫无疑问,世界上绝对是先有千里马,然后才有伯乐的。而千里马之所以成其为千里马,是跟其自身素质分不开的,并非完全取决于伯乐的慧眼识珠。
        当然,由于伯乐的参与和举荐,千里马可以缩短奋斗时间,减少做无用功的里程。而正因为伯乐有了这样的功能,我们对伯乐也就更该客观公允地来看待,不能逢伯乐必拍,更不能让伯乐们以一荐之功而受百世之宠。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伯乐有没有将其监控范围内的全部千里马都给举荐出来?会不会由于伯乐的举荐,让更多的千里马失去平等竞争的机会而被终生埋没?
        由于经济社会等等诸多方面的原因,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在中国古代那是一个人才相对匮乏的时代。尤其统治阶级、富裕阶层对于知识、学术的垄断,使大批智商不低的贫民子弟,甚至平民子弟无缘成为德才兼备的人才。在当时的情况下,伯乐们所掌控的范围是有限的,也就是说,他们所面对的马群是比较狭小的。这种情况下,遍观群马成为一种可能,探寻千里马甚至可以达到“国无遗贤”的理想效果。这种情况下,如果伯乐们始终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始终出于公心,也许会避免出现“灯下黑”,少有几匹千里马在他们眼皮底下“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过,即便在那时候,这仍然只是一种理想化状态,因为让伯乐们竭泽而渔一般去翻找千里马毕竟不符合他们闲云野鹤一般的性格。而作为人才的伯乐,面对的是有感情、有背景、有诱惑的人,他们也未必就真的没有私心杂念,未必不会搞亲亲疏疏,未必能够始终掌握同一把科学的尺度,未必能像相马那样超然世外。
        而到了今天,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随着知识的“爆炸”,随着高校的扩招,人才队伍也开始迎来了裂变式的飞速发展。可以说,我们眼前的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人才极大丰富的时代。这时候的千里马们,更多需要的是社会的公平而不是权威人士的推荐。相反地,伯乐一样的权威们如果推荐了张三,必然就会影响李四。尽管同样一份工作张三干、李四干都可以干得很好,你推荐的张三同样也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但是,更多的李四、王五、赵六……都不比张三逊色。如果你不能将他们一一推上第一梯队,最好还是免开尊口。
        伯乐自古以来就是相对的,唯才是举如曹操,求贤若渴如刘玄德,以身许国如诸葛亮,甚至于满腔热情写出这篇《马说》的韩愈,都不能不戴着有色眼睛看世界,更何况更多的等而下之的伯乐,甚至是那些专吃“举荐饭”的掮客和中介呢?所以,在一个人才选拔、文官选拔制度相对规范的时代,应尝试在最大范围内废弃举荐制度,让更多人才得以通过同样的舞台,拥有平等的机会,参与相互的竞争,接受社会的考验。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知识竞赛的事情来了。以前的时候,报纸上知识竞赛的题目都很难,能做对90%的题目,或许就可以获得一等奖。可以说,那时候对于获奖的参赛者来说,秉公判卷的人们就是伯乐,值得敬仰。而今天,报纸上的竞赛题目都是显而易见的,寻找答案也很容易。大家都能得一百分,最后谁获得一等奖,需要有人来抽奖或者摇奖决定。这份工作,往往由某些大腕来完成。尽管同样不能作弊,可我们已经无法将大腕与伯乐画等号,因为有更多的得了100分的参赛者没有获得任何奖项。

2007年12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