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提前“让度”物权意味着什么?  

2007-08-16 10:1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新闻网-青岛早报》消息: 因避遗产税,烟台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娃娃业主”,八岁娃坐拥百万豪宅。

        八岁娃坐拥百万豪宅。如果理解为“富有阶层”对孩子进行的财产包装,那会让人从中读出民族的悲哀与没落。而如果是出于对遗产税的规避,那我们从中更多读出的应该是政策的武断与残酷。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娃娃业主”出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大多数人担心开征遗产税;二是现在独生子女家庭增多;三是一人多房现象的出现;四是生意人防范风险;五是节省将来的房屋过户费;六是许多再婚家庭为了避免以后可能产生的纠纷。毫无疑问,担心开征遗产税、节省将来房屋的过户费都是催生“娃娃业主”的重要原因。也就是说,有产阶级,尤其是中等收入家庭对国家政策信心不足,担心自己名下的房产会随着将来的流转而日渐萎缩。
        应该说,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按照我国现有和潜在的计税方式,一套房产由父辈作为遗产过度到儿女手中,需要交纳遗产税;然后将其变现,又需要交纳交易税;甚至于将来再开征固定财产税,这些房产在不流转的过程中,也需要像奶牛一样为社会奉献乳汁。表面上看,这是应该的。但从我国国情、我国的历史发展来看,这些政策的实施必然会引起人们心理上的过度反应。
        自古以来,我们的民族都是讲究劫富济贫、杀富济贫和均贫富的。私有财产在社会动乱时期根本得不到保障,而即便是在太平盛世,个人财产仍然会因为种种原因受到冲击、限制和剥夺。最温和的,也是要对私有财产课以重税,使之在流转过程中日渐消磨。而且,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每人拔一毛都可堆成山,所以历朝历代都热衷于人头税,或者覆盖范围比较广的其他税种。
        犹太人是不讲究为后人留有遗产的。因为在他们意识里,所谓遗产,几经让度之后就会由多到少,由有到无。所以,与其交给孩子遗产,不如教给孩子经商的能力。与固定的财产比较起来,能力是点石成金的“神仙指”。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与我们民族对儿孙的物质关照相比,犹太人的思维方式显然更科学、更务实。然而,不容否认的是,正是因为犹太人这种不置产业的做法,使得整个民族缺乏归属感,在一段时间里,他们成为了整个地球村的流浪民族。与此相比,中华民族安土重迁的意识又有了其相当程度的积极意义。
        中国人何以安土重迁?因为他们有对父母之邦的感情,有值得自己留恋的家园,有聊以自慰的产业。这种家园意识、家产意识从农村一直延伸到市区,导致中国公民喜欢置办产业,希望将自己的家产——主要是房产留给子孙后人。即便我们现在房产的建筑质量只有不足百年的寿命,即便国家已经出台相关政策,引导公民将更多的资金用于经营性投资,国人仍然乐此不疲。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娃娃业主”的出现是完全符合国人心态的。并非所有人都有经营头脑的,“全民经商”的主张和引导,都值得重新审视和商榷。像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泱泱大国,有一部分人能够安守产业,这是民族之福、社会之福,因为他们起码会成为社会的稳定因素。
        话说回来,在这样的文化大背景下,有必要提醒我们的政府,对于遗产税、固定财产税这样的税种,需要考虑有没有开征的必要?或者说其开征的积极意义与消极意义到底哪一个更大?在这里笔者还想就“家庭”的概念进行一下解释。所谓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在这个问题上,大家早已形成了共识。而从家庭、社会的起源来看,本质意义上的家庭不是什么爱情的归宿,也不是什么伦理的土壤,家庭的本质是一个经济实体,是最小的经济实体。
        整个社会发展的核心应该是经济,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按照这样的脉络理解社会发展,才不会有偏颇,才不会走向极左。正因为家庭是最小的经济实体,所以家庭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政治实体(成员间基本相同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倾向),有时候甚至是一个准军事实体(家庭或家族间的械斗)。正因为家庭是最小的经济实体,中国人在婚姻上讲究门当户对其实是有其潜在合理性的,门当户对的婚姻就相当于实力相当的企业间的平等联合,比方说“强强联合”,比方说“南南合作”。而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就潜在着彼此之间沟通的困难与障碍。正因为家庭是最小的经济实体,所以在遗产继承问题上,尤其独生子女对父母遗产的继承,实际上应当属于同一经济实体内的资产流转,或者是法人代表的变更。这种情况,是不应该评估纳税的,顶多交少量工本费就够了。
        中等收入家庭,或者说中产阶级(以其资产总量在整个社会所处的位置,而不是西方人数字化了形而上学的概念)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作为国家,应该最大限度地保障他们的利益,而不是过早地对他们进行盘剥,造成他们心态上的不平衡,影响他们发展壮大。贫与富不是截然对立的,因为这之间是最容易发生转化的。我们最好寄希望于贫困阶层经济地位的上升,而不是所谓劫富济贫、杀富济贫和均贫富。刑法是有界限的、道德也是有界限的,贫富却没有界限。我们可以把社会公民分为道德的人、不道德的人,守法的人、违法的人,甚至简单理解为好人和坏人;最好不要过分强调穷人和富人。
        “娃娃业主”的出现,物权的提前“让度”,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不是如何“堵塞漏洞”,防止他们偷税漏税;而是认真反思一下,诸如遗产税、固定财产税有没有存在和开征的必要。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