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开征燃油税是为了减排?荒谬!  

2008-11-25 21: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征燃油税是为了减排?荒谬!
作者:薄文军
        南方网消息:有关权威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路费、过桥费最终没有进入燃油税“费改税”范围之中。这是为了防止出现海南试点中产生的“反弹效应”。
        将养路费等相关收费转变为燃油税,是燃油税开征的初衷。然而,究竟将哪些收费纳入转变范围,一直是燃油税开征方案争论的焦点之一。最初的改革方案曾一度提出,要以海南经验为基础,将养路费、过路费、过桥费、运输管理费等诸多交通费用全部纳入其中。通过燃油税实现节能减排的原理,就是要加大使用汽车的费用。然而,海南试点中出现了“反弹效应”——即人们在买了小排量的汽车之后,开车的机会更多,因为过路和过桥不用再加收费用。“这实际上是相悖于节能减排的。”这位专家说,“出台燃油税的最根本目的是节能减排,从这个角度来说,税率越高,效果就越好,但是这也不能不考虑到中国的现实情况和对一些行业的影响。”
        这位权威人士的话让我们有些听不懂了(为了防止别人说我断章取义,我把专家后边打圆场的话也带上了)。闹了半天,国民千呼万唤的燃油税并不是为了减少苛捐杂费的,而是为了限制老百姓使用汽车的。亏他们想得出,因为海岛实行“众费归一税”之后,老百姓终于有了盼头,多用了几次汽车,他们就怕了。充分认识到“此风不可长”,于是乎在讨论燃油税开征问题时断然决定,将过路费、过桥费这些老百姓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开支问题全部踢开不管,以防止“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得透彻点,时至今日,汽车仍是权利和身份的象征,官员坐得,专家学者坐得,你市井小民就坐不得,即便你买的是小排量,我仍不希望你整天坐着汽车招摇过市。
        天理!良心!这是什么时代?这是后工业时代!难道那些有着特权思想的人们还希望老百姓安贫若素将自行车骑到22世纪?“节能减排”是大道理,官员和专家懂,生活在污染一线的老百姓更懂。你拿“节能减排”说事也行,那咱就以身作则,从官员做起,从专家做起。你若能从北京骑自行车去海南,咱老百姓就会流着眼泪连车带人把你背过琼州海峡去。我觉得要解决节能和减排的问题,关键是要搞好技术攻关,生产那种老百姓买得起、用得起、质量高、效率好的现代交通工具,而不是把汽车消费重新升格为一种特权。依靠片面剥夺老百姓交通权利换来的节能减排,是带血的“节能减排”,与带血的GDP并无二致。
        这则消息还说,国家有关部委在研究同步取消公路养路费、航道养护费、公路运输管理费、公路客货运附加费、水路运输管理费、水运客货运附加费等六项收费的同时,还研究决定撤销政府还贷二级以下公路收费站点,高速公路收费则不在考虑之列。我在另一篇文章中讲过了,所谓“撤销政府还贷二级以下公路收费站点”是一句空话,因为现行的由国务院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公路发展应当坚持非收费公路为主,适当发展收费公路。”“全部由政府投资或者社会组织、个人捐资建设的公路,不得收取车辆通行费。”“技术等级为二级以下(含二级)的公路不得收费。”二级路本来就不在收费范围,属于乱收费,相关收费站点早就该无条件撤消,这根本不属于燃油税开征给老百姓带来的实惠。而且,近几年有关部门单位为了多向大家收点买路钱,早就用纳税人的钱把我们脚下的路“洗”成了“一级路”。没见一些交通部门的总结汇报里总是自鸣得意地称,实现了市区和各县区之间的一级路贯通?
        另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综合各方面意见说,“路桥收费问题非常复杂。从效率角度讲,路桥收费应该是越少越好。但另外一种理念认为,如果高速路不收费,大家很可能会选择都往高速路跑,高速就可能变成低速,所以高速路收费是有偿服务。”这位专家最后归纳说:“将过路、过桥费与燃油税分开是合理的。”这些话貌似合理,其实也是利益驱使下的杞人忧天和自欺欺人。很显然,哪条路车多,哪条路车少,是动态的、不断变化的。在同样不收费的情况下,大家自然会选择路况好、不堵塞的道路行驶。司机不是傻瓜,如果高速路变成了低速路,他们难道还会非走高速不可?而且,这里边有个道路资源科学合理配置问题,相信公路交通部门有智慧做到路网合理,让车辆自然分流的。而且,一个大家以往忽略的问题是,在一些省份实行高速公路吨公里计重收费之后,各地高速公路闯岗逃费现象非常普遍。一些三桥斯太尔之类的大型货车,每车次逃费金额在5000-10000元不等。就是因为税费分离,让车主钻了空子。如果实行完全意义上的燃油税,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这篇报道在最后说到另一个实质性问题:“这一最终的选择,也是妥协的结果。因为如果过路、过桥费全部并入燃油税中,意味着有大量交通收费将转换成税收,并进入国库。而此前,这些收费主要由交通部门来征收和使用。” “这意味着大量收取养路费、过路过桥费人员的身份转换问题,处理不好,就可能造成大批人员下岗。”终于发现,有关部门单位真是活菩萨,对收费人员下岗的问题如此牵肠挂肚,甚至有人主张将征稽人员全部转为公务员。但我们不能不慨叹粮食、供销、外贸、物资、轻工等各系统的下岗失业工人生不逢时。当年他们含泪下岗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人动过菩萨心肠。
        当然这是玩笑话,我觉得开征完全意义上的燃油税,公路交通系统的收费人员未必就会失去饭碗。很明显,围绕公路该收的钱国家一分没少手,甚至会多收,只要收完之后“分成合理”,公路交通系统必然会拿到该拿的那一块。有了这些钱,自然会维持原来的职工队伍,以便他们转岗从事公路的养护、管理和服务。像上边说的,闯关逃费问题,尽管是个别车主受利益驱使,但公路收费部门本身因为贪图那两个过路费,纵容一些超载车辆上路也是根本原因。费改税之后,利益不再那么直接,部门单位及其干部职工也就超脱了,自然可以从严执法,禁止超载车辆上路,以确保公路设施保持应有的寿命。
        所以,开征完整意义上的燃油税是比较科学的、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而酝酿中的走了样的燃油税,则无疑会画虎不成,四面不讨好。
20081125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