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探索·发现”《黄河入海流》勘误(一)  

2008-08-05 14: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索·发现”《黄河入海流》勘误
□     薄文军
        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剧组拍摄的五集电视纪录片《黄河入海流》确实不错,策划、采访、撰稿、拍摄都费了不少功夫,值得大家认真看看。
        不过,有些地方还是欠斟酌,下面把一些比较明显的地方提出来,与大家商榷,并希望片子修改时能予以考虑。
        首先说件令人高兴的事情。第二集《撵海而居》,在提到利津县北岭乡时,用了笔者2006年写的报告文学《文化乡·蔬菜乡》里的几段话。这段话是我自己饱蘸感情写的,所以至今不忘,从解说员嘴里说出来感觉非常亲切。尤其是“他们将自己美好的理想寄托在这坎坷艰辛的科举之路上。对于深谙农耕文明精髓的北岭人来说,且耕且读,这在当时是一条更为稳健的上进之路。”“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被压抑多年的文化乡学子如长河决堤,势不可当。积蓄多年的文化力量喷薄而出,北岭在利津县再次展示了她特有的魅力,北岭学子让人拍案叫绝。30年间,北岭乡各村都在一年多似一年地向大中专院校输送人才。保守地估计,目前北岭乡已有70%以上的家庭出过本科生、专科生。而在有些村庄,‘家家户户有人读大学’已经成为村民最大的自豪”等段落。对此,笔者欢迎引用,就算我为东营市文化传播和家乡人民做贡献了。
        这部分一开始,还将我写的以下这段给压缩了“在共和国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以“岭”命名的平原区域不多,北岭算一个。这种命名到底是源自600多年前山西移民带来的三晋文化,还是源自他们与生俱来的敏于观察?不得而知。不过,历史的发展证明,这方水土所养育的,是一个有着独特个性的朴实而执著的群落。”“不信你看,文化乡、蔬菜乡,北岭人所看重的这两个似乎根本不沾边的字眼里边蕴涵的,正是几千年中华文化里最为深沉厚重的东西——耕读传家。”


        问题一:北岭的名称不是从山西带来的
称北岭人的祖先“带着北岭的地名和三晋文化来到了黄河口。”这样一改就不太准确了,北岭这个地名不是从山西带来的。据民间资料记载,明朝洪武二年(1369),村民薄庸由山西平阳府洪洞县城南十五里薄村迁至利津县境内大清河弯行处西北的樊家寨安家落户,此为薄家庄先民移居利津立村的第一个村址。隆庆三年(1569),举庄迁往大清河东岸高岭(今利津县北岭乡境内)居住,因地起名为“东岭庄”。当时顺高岭有三个居民点,东岭庄南边的称岭南,北头的称岭北。万历十六年(1588),利津县黉门开考,东岭庄薄氏出了三名秀才,在县内产生较大影响。万历二十年(1592),东岭庄村民达到200户左右,薄姓人口最多,村民议事决定以姓名村,更名为薄家庄。随之,岭南改为“南岭”(多姓),岭北改为“北岭”(岳姓)。“北岭”得名是这样来的。东营市属于“平原微丘”地带,没有山岭有土岭,笔者在撰写报告文学时只是惊叹先人通过敏锐观察,对地貌的微小变化也能了如指掌,并富有想象力地大胆称之为“岭”。


        问题二:也是这一段里,称北岭乡“出过进士、举人、秀才数人”。
其实北岭乡在明清时代,有准确记载的进士就有张志奇、岳镇东、岳镇南、薄绍绪、王会英等5人。另外还有薄洪禹、张瑞敏2人据说为万历二十六(1598)进士,但清光绪版《利津县志》无记载,需要查阅旧志进一步确认。至于举人、秀才,北岭乡范围内合计绝对超过百人,所以“进士、举人、秀才数人”之说不准确。文化乡是货真价实的,数人何以支撑。


        问题三:洪洞移民始于明朝洪武二年,这一年应是公元1369年,电视片误为1402年了。


        问题四:有些字幕不准确。杨玉珍先生说,当时宁海以下“无堤防”,黄河入海口自由摆动,字幕误为了“无地方”。


        问题五:铁钱之迷。
可能为了证明目前东城一带在几千年间有个“成陆”与“蚀退”多次拉锯的过程。该片否定了以前大家感觉最科学的猜测——铁钱为“沉船”造成。而反复强调其人为摆放样式,猜测为掩埋——新的统治者为了“让其消失”而掩埋。其实,后边这一说更值得推敲。首先,钱在古代是用绳拴在一起的,其堆放形式,在船上还是在地窖里都该是略有章法的,不会过于杂乱无章。而且在水中,可能经由水的作用力而形成一种最佳形态,以保持常年平衡。最关键的,钱币不是石佛造像,后者的毁坏方式是砸坏或者掩埋。而金属钱币,想要消灭它们的话,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融化,铸造兵器、或农具。要知道,在当时即便是铁这样的普通金属也是很贵重的。


        问题六:柏寝台应读“bai”
柏寝台因柏树得名,应读“bai”。读“bo”时,只有一个解释:德国柏林。


        问题七:“车墙如织”?
要表现水旱码头铁门关的繁华,应该是用“车樯如织”吧?樯是船上的桅杆,可以代指船,与车相应。字幕打成“墙”,显然不对。


        问题八:婚丧嫁娶的“份子酒”?
“份子酒”是平时相聚小酌的模式,是在经济条件比较差的情况下,大家互相体谅的一种表现,有AA制的特点,但目的是为了增进团结,不是为了彼此分清楚。这种模式在婚丧嫁娶等大场合偏偏是不适用的。


        问题九:西汉、东汉间人口锐减
西汉、东汉间人口由5900万锐减为2100万,减少3800万人,这是战争、疫病、饥荒等原因造成的,根本不像恐龙的消失那么神秘。而且这事跟黄河改道、跟黄河三角洲、跟河海作用力都无关系。品味片中这段叙述,黄河口似有无法承受之重。


        问题十:八闾、六闾等地名不应是“旅”
河口区境内有八闾、六闾等地名,现在一般写作八吕、六吕。闾是古代的基层政权组织,是一种编户制度,在清末、民国年间都使用过。字幕都打成“旅”是不对的。韩复榘派来东营的部队只有59旅赵新德部,没有其他的“旅”。而且,赵部此来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军屯”,而是以黄河口“无主”(其实也是强占、抢夺)土地赏赐其功劳兵。按等级授田,应该是私产。


        问题十一:黄河口的粮食不运往延安
抗日战争及抗日战争时期,位于今东营市东北部的“垦区”是中共山东战略区,严格意义上应是渤海军区(前身清河军区)的大后方,当时辖区最大达41个县,部队先后为旅(支队)、师级单位,还有地方的渤海区党政机关,教育、卫生、军工、金融、流通等后勤机构,人员很多,不会有太多粮食外调。


        问题十二:路上晒粮的镜头不好
片中有不少村民路上晒粮的镜头,不符合文明城市要求。


        问题十三:吕剧诞生不应强调“1903年”
关于吕剧诞生问题,现在说法很多,其中“上妆扬琴”首演就有“1900年”、“1901年”等不同说法。此次首演尽管意义重大,但只在于道具、行头、舞台等方面的改革。而在此前,时殿元等民间艺人已经在唱腔、配器、剧本等方面作出了巨大努力。过分强调“1903年”会让其他与东营争“吕剧发源地”的地区钻了空子。


        问题十四:对码头、央上、“少海”等地名的解释未必准确
片子对码头、央上、“少海”等地名的解释比较牵强,一些地方未必准确,目前手头资料不多,先放一放。建议研究这些地名结合一下淄河、小清河、清水泊等。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