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汉文帝舅父薄昭被杀之迷  

2008-10-06 20:5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文帝舅父薄昭被杀之迷
□     薄文军
        西汉时期的轵侯薄昭,是薄姓真正登上历史舞台的第一人。尽管他的一生都处在其外甥汉文帝刘恒的阴影里,但在“包装”汉文帝的同时,他自己也受到了后人的适当关注。
        《史记·外戚世家》说:“薄氏侯者凡一人。”这“一人”就是轵侯薄昭。而他这个轵侯,也不是像淮阴侯韩信、留侯张良那样凭借军功获得的爵位,而是依靠裙带关系,依靠鞍前马后地伺候外甥刘恒得来的。当然这事得从薄昭的姐姐——汉高祖刘邦的如夫人薄太后说起。《史记·吕太后本纪》载,薄太后的父亲是吴人,姓薄氏。或许因为分量不够,汉文帝刘恒的外公薄老先生在历史上并没有留下名字。而他的一段风流韵事却被记载地很详细,说这位老先生“秦时与故魏王宗家女魏媪通,生薄姬。”
        这事有点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太史公司马迁先生被人破坏了生殖器之后可能有点心理变态,老喜欢揭人老底。一会儿说殷商和秦朝的先人是女孩子吃了玄鸟蛋生的,一会儿说周文王的祖先是女孩子踏了巨人脚印生的,一会儿说刘邦先生他老妈是在他老爸眼皮底下被蛟龙强暴了生的。然后又说大将军卫青他老爸叫郑季,在平阳侯家里当差,与平阳侯之妾卫媪私通生下卫青,冒姓卫氏。说来说去,多是非婚生子女。这些事情真假本来就很难辨析,加之司马迁写完《史记》之后没有及时见诸报端,而是等到他外孙子成名之后才传抄出去的。那时候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基本都死光了,也就没人再去管这些桃色旧闻了。从那时到现在两千多年,是真是假,大家姑妄听之。
        被司马迁定性为私生女的薄姬,尽管后来也做了太后,但她跟他的父亲一样不幸,没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不像吕太后,名雉,字娥姁,尽管不雅,可大家都知道。“姬”不是薄太后的名字,这只是个女官名称,也是对宫廷女子的尊称,就像咱们今天称女士、小姐、靓妹一样。《〈史记〉索隐》称:“姬,周之姓,所以《左传》称伯姬、叔姬,以言天子之宗女,贵於他姓,故遂以姬为妇人美号。”《史记·外戚世家》在写完汉文帝刘恒他外公的桃色传闻之后接着写道:薄父死山阴,因葬焉。及诸侯畔秦,魏豹立为魏王,而魏媪内其女於魏宫。媪之许负所相,相薄姬,云当生天子。是时项羽方与汉王相距荥阳,天下未有所定。豹初与汉击楚,及闻许负言,心独喜,因背汉而畔,中立,更与楚连和。汉使曹参等击虏魏王豹,以其国为郡,而薄姬输织室。豹已死,汉王入织室,见薄姬有色,诏内后宫,岁馀不得幸。始姬少时,与管夫人、赵子兒相爱,约曰:“先贵无相忘。”已而管夫人、赵子兒先幸汉王。汉王坐河南宫成皋台,此两美人相与笑薄姬初时约。汉王闻之,问其故,两人具以实告汉王。汉王心惨然,怜薄姬,是日召而幸之。薄姬曰:“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高帝曰:“此贵征也,吾为女遂成之。”一幸生男,是为代王。其后薄姬希见高祖。
        很明显,代王刘恒是汉高祖刘邦一夜云雨之欢的副产品。很幸运,刘邦这一晚上没白忙活,他等于为460年大汉江山拷贝了一个可靠的“备份文件”。刘邦对薄姬的临幸充满了救济困难户的意味,而薄姬的回报也是千古以来异常丰厚的。因为自汉景帝以后所有前后汉的皇帝,包括后来的蜀汉刘备父子(如果其确实不是冒充的话),均出自汉文帝刘恒一脉。光武帝刘秀,是“高祖九世之孙也,出自景帝生长沙定王发”(《后汉书·光武帝纪》),蜀汉昭烈帝刘备乃“汉景帝子中山靖王胜之后也”(《三国志·蜀书》)。
        《史记·外戚世家》接着说:高祖崩,诸御幸姬戚夫人之属,吕太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宫。而薄姬以希见故,得出,从子之代,为代王太后。太后弟薄昭从如代。按照历史纪年的时间推算,这应该是薄昭作为一个历史人物首次出场。此后的事情,《史记·孝文本纪》、《汉书·文帝纪》记载都差不多。按照《史记·孝文本纪》的说法:“(代王立)十七年秋,高后崩,诸吕谋为乱,欲危刘氏。丞相陈平、太尉周勃、硃虚侯刘章等共诛之,谋立代王。……大臣遂使人迎代王。郎中令张武等议,皆曰:‘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将,习兵事,多谋诈,其属意非止此也,特畏高帝、吕太后威耳。今已诛诸吕,新喋血京师,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称疾无往,以观其变。’中尉宋昌进曰:‘群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豪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然卒践天子位者,刘氏也,天下绝望,一矣。高帝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所谓盘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秦烦苛,约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矣。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一呼士皆袒左,为刘氏,畔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专一邪?内有硃虚、东牟之亲,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报太后,计犹豫未定。卜之,兆得大横。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又何王乎?’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也。’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见太尉勃,勃等具言所以迎立王者。昭还报曰:‘信矣,无可疑者。’代王笑谓宋昌曰:‘果如公言。’乃令宋昌骖乘,张武等六人乘六乘传,诣长安……”这次薄昭冒着生命危险,帮着外甥进京打探消息,应该是他所立的最大的功劳。
        《汉书·文帝纪》载,“(汉文帝)元年冬十月辛亥,皇帝见于高庙。遣车骑将军薄昭迎皇太后于代。”“十年冬,(汉文帝)行幸甘泉。将军薄昭死。”薄昭之显达、死难均不见于《史记·孝文本纪》。《资治通鉴·汉纪》载,“(汉文帝)十年冬,上行幸甘泉。将军薄昭杀汉使者。帝不忍加诛,使公卿从之饮酒。欲令自引分,昭不肯;使群臣丧服往哭之,乃自杀。”薄昭为什么杀汉使者,汉文帝为什么要鼓励舅父自杀,这些正史当中都没有说明白。只是在后人的演义故事里越说越玄,以至于薄昭“依仗权势、无恶不作”之类的话都出来了,确实过于想当然。一些所谓的历史故事、历史剧,更是越编越离谱。
        其实,在汉代,草菅人命的事情不胜枚举,前者如吕后、萧何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了大功臣韩信,吕后因吃醋把情敌戚夫人做成了“人彘”,并毒死了戚夫人所生的皇子刘如意。后者如汉武帝时代,飞将军李广为了一句过头话,找茬杀死了曾经冒犯他的霸陵卫。李广出兵匈奴无功而返,畏罪自杀之后,他的儿子李敢怀恨报复,击伤了大将军卫青。为给舅舅报仇,卫青的外甥骠骑将军霍去病又在围猎时公然射杀了李敢。这些死伤事件都没有人去认真追究。而即便是在文帝朝,也发生了皇太子刘启(后来的汉景帝)因为口角,用棋盘砸死吴王太子刘贤的恶性事件。当然这事也不了了之了。既然这样,皇帝的亲娘舅薄昭杀死一位“汉使者”就真的无法摆平了吗?而且照《资治通鉴》的说法,薄昭根本不想死,当时他姐姐薄太后还在世,说句话为弟弟求情还是应该管用的。估计这办法薄昭当时早就想到了,可是不好使。刘恒那小子铁了心了,一二再、再而三地搞“活体告别”,非把舅舅整死不可。
刘恒是一个很有作为的皇帝,他严谨、节俭、识大体,善于做事,而且善于作秀。《汉书·文帝纪》载,文帝元年正月,有司请求立太子,他却曰:“朕既不德,上帝神明未歆飨也,天下人民未有惬志。今纵不能博求天下贤圣有德之人而嬗天下焉,而曰豫建太子,是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其安之。”还东拉西扯地说:“楚王,季父也,春秋高,阅天下之义理多矣,明于国家之体。吴王于朕,兄也;淮南王,弟也:皆秉德以陪朕,岂为不豫哉!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多贤及有德义者,若举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终,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也。今不选举焉,而曰必子,人其以朕为忘贤有德者而专于子,非所以忧天下也。朕甚不取。”急得有关部门负责同志旁征博引,告诉他如果将来不让他儿子接班,大汉朝的地球就要不转了,他才勉强答应,并借机会封官许愿拉拢了一批人,薄昭的轵侯也是那时候加封的。《汉书·文帝纪》说:孝文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车骑、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弛以利民。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身衣弋绨,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帷帐无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南越尉佗自立为帝,召贵佗兄弟,以德怀之,佗遂称臣。与匈奴结和亲,后而背约入盗,令边备守,不发兵深入,恐烦百姓。吴王诈病不朝,赐以几杖。群臣袁盎等谏说虽切,常假借纳用焉。张武等受赂金钱,觉,更加赏赐,以愧其心。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于礼义,断狱数百,几致刑措。汉文帝人称至孝,在中国古代《二十四孝图》中,其“亲尝汤药”的故事位居虞舜“孝行感天”之后,名列第二。《史记·袁盎晁错列传》有:“陛下居代时,太后尝病,三年,陛下不交睫,不解衣,汤药非陛下口所尝弗进。夫曾参以布衣犹难之,今陛下亲以王者脩之,过曾参孝远矣。”
        但做事归做事,作秀归作秀,总不该拿老舅的老命不当命吧?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评论这件事情说:李德裕以为:“汉文帝诛薄昭,断则明矣,于义则未安也。秦康送晋文,兴如存之感;况太后尚存,唯一弟薄昭,断之不疑,非所以慰母氏之心也。”臣愚以为法者天下之公器,惟善持法者,亲疏如一,无所不行,则人莫敢有所恃而犯之也。夫薄昭虽素称长者,文帝不为置贤师傅而用之典兵;骄而犯上,至于杀汉使者,非有恃而然乎!若又从而赦之,则与成、哀之世何异哉!魏文帝尝称汉文帝之美,而不取其杀薄昭,曰:“舅后之家,但当养育以恩而不当假借以权,既触罪法,又不得不害。”讥文帝之始不防闲昭也,斯言得之矣。然则欲慰母心者,将慎之于始乎!
薄昭之死,绝对关乎重大。绝非一句“草菅人命”、一句“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就能说地过去的。破解“薄昭之死”,不能简单地只按照官方公布的资料来分析,因为这经不住推敲。而如果从另一个方面分析,问题就可能迎刃而解。那就是薄昭死于医治刘恒恐慌症的“预防针”。整个汉代,都交织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外戚干政、宦官专权,从吕氏独大,到窦氏为尊,到霍光废立,到王莽篡权,一直到后来的何进勾结董卓进京围剿十常侍。外戚和后来的宦官集团这两股势力,恰似一把铁钳,把汉朝的皇帝夹得牢牢的。要想在这两股势力当中做到游刃有余,仅次于登天之难。而汉王朝的老一辈革命家对此也绝非没有预料,先是刘邦搞了个隆重的“白马之盟”,明确告诫家里家外的人,非刘姓不得为王。并在老婆吕后身边安插下了王陵、陈平、周勃这三颗连软带硬的钉子。果不其然,等刘邦老眼一闭,老婆吕后干号不落泪,净在那里盘算事。儿子刘盈去世之后,吕老太更是肆无忌惮。《史记·吕太后本纪》说:太后称制,议欲立诸吕为王,问右丞相王陵。王陵曰:“高帝刑白马盟曰‘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今王吕氏,非约也。”太后不说。问左丞相陈平、绛侯周勃。勃等对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今太后称制,王昆弟诸吕,无所不可。”太后喜,罢朝。王陵让陈平、绛侯曰:“始与高帝喋血盟,诸君不在邪?今高帝崩,太后女主,欲王吕氏,诸君从欲阿意背约,何面目见高帝地下?”陈平、绛侯曰:“於今面折廷争,臣不如君;夫全社稷,定刘氏之后,君亦不如臣。”王陵无以应之。十一月,太后欲废王陵,乃拜为帝太傅,夺之相权。王陵遂病免归。乃以左丞相平为右丞相,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
        你看,该来的还是来了。等到吕后驾崩,诸吕生死攸关,起兵作乱。周勃、灌婴等平定叛乱,从效忠高祖和个人安危的双重因素出发,开始商量刘家的江山应该给谁坐。《史记·吕太后本纪》曰:诸大臣相与阴谋曰:“少帝及梁、淮阳、常山王,皆非真孝惠子也。吕后以计诈名他人子,杀其母,养后宫,令孝惠子之,立以为后,及诸王,以彊吕氏。今皆已夷灭诸吕,而置所立,即长用事,吾属无类矣。不如视诸王最贤者立之。”或言“齐悼惠王高帝长子,今其適子为齐王,推本言之,高帝適长孙,可立也。”大臣皆曰:“吕氏以外家恶而几危宗庙,乱功臣。今齐王母家驷,驷钧,恶人也。即立齐王,则复为吕氏。”欲立淮南王,以为少,母家又恶。乃曰:“代王方今高帝见子,最长,仁孝宽厚。太后家薄氏谨良。且立长故顺,以仁孝闻於天下,便。”乃相与共阴使人召代王。《史记·外戚世家》也称:代王立十七年,高后崩。大臣议立后,疾外家吕氏彊,皆称薄氏仁善,故迎代王。
毋庸置疑,老薄家没有家族势力是代王刘恒得以即位的重要原因。而薄太后母以子贵之后也长期保持了低调风格,包括在弟弟的生死问题上,都没有见她说过更多的话。《史记·孝文本纪》只记载:“(元年)三月,有司请立皇后。皇太后曰:‘立太子母窦氏为皇后。’皇后姓窦氏。”薄太后这次发言,是为了别人。“十四年冬,匈奴谋入边为寇,……帝亲自劳军,勒兵申教令,赐军吏卒。帝欲自将击匈奴,群臣谏,皆不听。皇太后固要帝,帝乃止。”薄太后这次发言,是为了儿子。《史记·外戚世家》说:薄太后后文帝二年,以孝景帝前二年崩,葬南陵。以吕后会葬长陵,故特自起陵,近孝文皇帝霸陵。薄太后的南陵在刘邦、吕后合葬墓长陵和孝文皇帝霸陵之间,《〈史记〉索隐》解释说:“东望吾子,西望吾夫”是也。
        根据《史记·外戚世家》记载,薄太后生前做的略有私心的一件事情是:“景帝为太子时,薄太后以薄氏女为妃。及景帝立,立妃曰薄皇后。”但“皇后毋子,毋宠。薄太后崩,废薄皇后。”自此以后,薄家远离了汉家宫阙,只留下一支血脉在刘汉皇子王孙的血管中一边流淌,一边稀释。
        世界上本无所谓世代忠良的。一个人是否忠、是否良,与时代趋势有关,与他所效忠的对象有关,与个人修养、价值取向有关,而与DNA关系不大。试想当年晋公子重耳被迫流亡在外19年,随着他颠沛流离的赵衰、魏武子等人都是赤胆忠心、矢志不渝,实为股肱之臣。赵衰、魏武子(包括赵衰的儿子——以忠臣形象名垂青史的赵盾)大概都不会想到,他们的后代竟然都跻身于晋国权臣“六卿”的行列,并最终成为“三家分晋”的两大巨头。而同样是被齐桓公姜小白作为“引进人才”而赐予高官厚禄的陈(田)完,当年也是祖孙数代披肝沥胆效命于姜齐,但到了其后代田和则发生了“田氏代齐”的置换反应。其他如曹操、如司马懿、如杨坚、如赵匡胤,或受禅、或以子孙受禅,其当年之忠贞也很难界定了。“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说到薄昭,在其尚未出将入相、位极人臣的时候就被他的外甥给干掉了。或许死得轻如鸿毛,但他最终没有发展成权臣,更没有变成奸臣因而被灭门九族,这或许也是雁门薄家的幸运了。
        薄昭之死,最大的原因应该是汉文帝刘恒防止薄姓坐大,将来难以驾驭。
2008年10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