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朝令夕改”:只关对错,不关信用  

2009-02-16 11:4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令夕改”:只关对错,不关信用
□    薄文军
        关于广东省政协委员呼吁恢复“五一”长假问题,有网友提出质疑,认为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反复调整是否意味着不严肃、意味着“朝令夕改”?笔者认为大可不必为此担心。因为“朝令夕改”并不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贬义词。
        早晨发出的指令,傍晚不可以修改吗?如果是错误的指令呢?政策的改与不改,在于其是否正确,是否适应社会发展,是否利大于弊,而不在于其是否刚刚发出,是否影响到发号施令者的面子。国人受封建传统教育影响多了,或者说是受传统戏剧影响多了,总以为执政者就应该是金口玉言,说句话就应该板上钉钉。即便发出了错误的指令,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托词之前,也不能及时改正错误,而应该将错误进行到底,以维护其尊严。
        其实,即便在封建社会,皇帝和高官的一些错误也是可以及时纠正的。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善于改正错误,善于补救过失,这是一种优秀的品质,是执政能力强的表现,而不会被戴上“朝令夕改”的帽子。许多人容易将政令的改与不改跟诚信联系起来,这本身也是一个误区。古人讲“仁、义、礼、智、信”,信是排在最后一位的,也就是说,信用必须是在仁、义、礼、智基础上的“信”,而其中“义”和“智”都是关乎对错的一种价值评判。失去了仁、义、礼、智的“信”,是赌徒之“信”,愚蒙之“信”。
        《孙子兵法》中也提到了“信”:“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孙武子将“信”放在了“智”的后边,“仁、勇、严”的前面。首先说,兵法当中的“信”是就内部而言的,而不是针对敌对一方的。将“信”放在“智”后边,这意味着将帅守信应该是信守正确的决定,而不是胡里胡涂去讲信用,以致将错就错,甚至于为掩盖一个错误而犯99个错误。
        周成王“桐叶封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名的故事。刘向《说苑》说:“成王以桐叶与小弱弟戏,曰:‘以封汝。’周公入贺。王曰:‘戏也。’周公曰:‘天子不可戏。’乃封小弱弟于唐。” 这个故事一直都被理解为帝王天子信守承诺的最好例证。但唐代的柳宗元却就此提出质疑,他在《桐叶封弟辨》中说:“王之弟当封耶,周公宜以时言于王,不待其戏,而贺以成之也;不当封耶,周公乃成其不中之戏,以地以人,与小弱弟者为之王,其得圣乎? 且周公以王之言,不可苟焉而已,必从而成之耶?设有不幸,王以桐叶戏妇寺,亦将举而从之乎?凡王者之德,在行之何若;设未得其当,虽十易之不为病;要于其当,不可使易也,而况以其戏乎?若戏而必行之,是周公教王遂过也。”
        看来,“朝令夕改”不是毛病,“教王遂过”才是毛病。可否“朝令夕改”只关乎对错,并不关乎信用。当然,一些指令是不能简单以对错而论的,那就看它是否对国家更有利,对国人更有利,对干好事业和工作更有利。
20090216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