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水乡  

2009-05-22 00: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水乡
□    薄文军
      2009年5月21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之所以在文章开头做下这个简单的标注,无非是为了在今后一段时间里能够深切记住这次难得一遇的远行。这天早晨5:20,乘坐由东营驶往杭州的大巴车,我踏上了南下之旅。
        按照火车线路的计量,这段里程是整整1300公里。根据经验,汽车线路应该相差无几。熟悉路程的人们说,正常情况下,这样一个单程大约需要13个小时左右。大巴车沿辛河路一路南行,在临淄境内驶入济青高速公路,随后转滨博高速、博莱高速,进入京沪高速,然后是一路往南疾驰。离东营越来越远,路边的植被与东营路域的差异越来越大,而变化最大的则是“水”。
       其实,一进入鲁南,进入我们视野的河流就逐渐多起来。从地理角度讲,山东境内有四条发源于泰沂山系的河流,在其北麓为淄河,流经东营市的广饶县,汇入小清河,由寿光市境内的羊角沟入渤海,当年齐国古都临淄就是因临近淄水而得名。而泰沂山系南麓形成的河流则是沂水、沭水和泗水,分别通过淮河、新沂河、大运河等流入江苏境内。在很大程度上,完全可以说正是来自齐鲁大地的这一脉脉山泉滋养了苏北这片沃土。这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山水相连,什么叫唇齿相依。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集体出行的诸多不便,都让我们无法像当年的郦道元、徐霞客一样仔细辨析每一条河流,每一种树木,只感觉脚下的水系越来越多,水网越来越密。而正是在对水和沿途风物的慨叹中,我们已经离江南水乡越来越近了。
       从润扬长江大桥过江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种全新的感觉。成方的池塘和养殖水面星罗棋布,天然和人工的河流沟渠纵横交错,即将成熟小麦和油菜主宰这水网间大片的原野。河流在植被中穿行,木船在水面上摇曳。而在一些并不起眼的沟渠里,我们分明看到有载货的船只排成了长龙。也许,这正是江南水乡与黄河尾闾的显著不同。在山东,包括东营在内的多个城市都在精心打造自己的“水城”。整齐的岸线、精美的节点、浩瀚的水面、多彩的湿地……处处体现着巧夺天工的神来之笔。但不容否认,我们所缺乏的正是深刻隽永的水文化和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于一体的水运。黄河水常年在生态流量左右徘徊,早已不再有雷霆万钧的气势,更难重现当年大清河盐运恢弘壮观的场面。小清河等河流因为工业污染更是由当年日进斗金的利河变成了难以粉饰的“害河”。“水城”只是在被动地改善着市民的生活,用一代人的执著和勤奋赎回工业社会对生态和环境的掠夺。但“水城”航运,至今无从谈起。
        山东省西部,大运河山东段的一些地区曾一度联名向省政府提出建议,要求尽快实现大运河复航,激活这条凝滞的千年交通大动脉。但在山东省东部,小清河沿线的济南、淄博、滨州、东营、潍坊五市,却至今不见联手治理小清河、恢复小清河航运的征兆。笔者建议小清河复航绝非心血来潮,因为小清河走势基本与胶济铁路、济青高速路(济南—潍坊段)平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渤海湾到济南城的一条最便捷的水运通道。只是到了近几十年,由于河床淤积、河水污染、个别桥梁违规建设等方面原因,才不得不结束了其辉煌的航运历史。而如今,小清河污染问题的“久治不愈”,关键正在于其未能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复航运,兴旅游”正是小清河的前途所在。沿河五市统一思想,联合开发,共同治理,是小清河彻底走出困境的唯一选择。而认真研究小清河复航的可行性,尽快恢复小清河航运,打通从渤海湾到济南市区及沿线的水运通道,实现其应有的经济价值,则是激活小清河、维护治理成果的重要步骤。不独如此,小清河沿线还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老区,通过各方的不懈努力,完全可以使小清河变成一条具有重要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的“红色旅游线”、“绿色生态线”、“金色航运线”。
        身临江南,想的却是山东。这不足为怪,因为此时此刻,桨飞棹舞的江南水乡让我们眼馋了。尽管只是凭窗远眺,江南的青山秀水已经令人陶醉。而那粉墙黛顶的江南民居,则更为水网纵横的江浙增添了无限神韵。略微遗憾的是,从新沂、沭阳、淮安、扬州、镇江、宜兴、湖州、杭州一路走过来,见到的始终只是最简约的悬山式、硬山式建筑。而那阅尽人间沧桑却又令人心弛神往的马头墙、石板小路、临街戏台、穿村水巷,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也许,这就是时代发展的代价,在大巴车可以畅通无阻的现代都市里,这些凝聚着更多人文色彩的民间古建只能是偃旗息鼓、功成身退了。而即便我们所追寻的,也无非是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风范,至于当年吴越鏖兵时的江南水乡、乡村建筑又会是怎样的呢?
        历史永远是一只缺角的玉雕。在你欣赏其精美与厚重的同时,总会伴随着些许的无奈与遗憾。
20090521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