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环境残酷,还是性格脆弱?  

2009-10-26 01:0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境残酷,还是性格脆弱?
□     薄文军
        《华商报》10月23日消息     日前,浙江大学讲师、刚刚参加工作2个多月的海归博士涂某跳楼自杀。他在长达6页的遗书中说:“在此时刻,我认为当初的决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后的发展完全没有预计,感谢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虽然因我的自以为是而忽视。”

        逝者已矣。此时此刻,我们不好对涂博士的行为做出更多的褒贬、更多的猜测,更不忍心对其当属极端的做法给予更多的指摘。然而,我们终归要问,涂博士的纵身一跃到底想证明什么?又能说明什么?毋庸置疑,国内学术圈确实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残酷、无信、无情”。但笔者认为,涂博士的选择绝非诠释这一现实的最好例证。
        一个真正的学人,是不会永远呆在实验室里的,而他所工作的环境也绝非实验室那样清纯得近乎真空、高雅得近乎无菌。学人是“社会人”,是要接受环境考验和磨练的,不管是主观寻求的,还是客观存在的。远的不说,单是近百年来那些在各个领域有所作为、有所影响的专家学者,他们的遭遇就绝非许多博士、硕士所向往的那样风平浪静。战争、饥荒、动乱、社会心理扭曲、分配机制错位……他们所承受的压力,远远超出我们今天的想象。而即便如“两弹元勋”邓稼先、国学泰斗季羡林、著名作家巴金等一大批世界公认的大师级人物,在他们人生事业的黄金时代甚至还蹲过牛棚、参加过“劳动改造”。
        与老一辈学人相比,与当前活跃在学术论坛的许多有真知灼见的专家学者相比,包括涂博士在内的一大批青年学人所走过的道路无疑是非常顺利的。拿涂博士来说,年仅32岁,就已经读了清华,获了博士,做了“博士后”,成了引进人才。这种光鲜的履历,对许多同龄人,包括许多学术造诣并不比他们的差的人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可涂博士是怎样珍惜自己刚刚走过的一路辉煌的呢?24年的教育投入,刚刚进入产出阶段,正是前途无量、宏图待展的时候,他却选择了在11层高楼纵身一跃。满打满算,涂博士在浙大上班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笔者想象不到这两个月里,涂博士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屈辱、怎样的磨难,会导致他如此心灰意冷、如此悲观绝望、如此不计后果。
        行业的回报轨迹是不同的,人的肌体这台复杂机器的折旧率也是不同的。专家学者不是运动员,运动员的一次临阵放弃、一次转会失当都可能导致他终生与金牌无缘。专家学者也不是影视明星,影视明星陷入误区可能让他暂时或者永远失去靠脸面吃饭的资本。专家学者不同,专家学者可以纵横捭阖的空间实在太广阔,专家学者可以奉献社会、奉献人类的时间足可以跟生命共终结。两个月的时间,别说还有4000元工资维持生计,即便真的颗粒无收,也没有理由走上绝路。32岁的年龄,别说还有一把副教授的椅子摆在眼前,即便是从助教开始,仍然有着数不清的机会,何必断然走上不归路。
        这些年,不断有海归学子爆出这样那样的新闻。说句惹大家不高兴的话,有些海归确实自视太高,对社会的期望太大。要知道,当今世界是个人才极大丰富的时代,今天的海归跟钱学森、钱三强时代的海归已经无法同日而语。当今世界是个学术人才自由流动的时代,没有更多的森严壁垒,如果感觉国内环境不适宜自己,完全可以重新走出去。
        面对海归,我想说,环境是残酷的,但是适者仍可以生存。金子总会发光的,只是性格不要太脆弱。
20091023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