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道义”与“契约”的根本分野  

2010-04-01 08:3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义”与“契约”的根本分野
□     薄文军
        两年前,49岁的邓浩因捉拿抢车歹徒受伤致残,被当地政府授予见义勇为先进分子。由于84042元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迟迟不能赔偿到位,他找到车主。同样无力支付全部赔偿金的车主出钱请他把自己和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重庆晚报》3月30日消息《见义勇为英雄状告受益人》)
        邓浩的遭遇是值得同情的,但整个事态的发展又不是一句“英雄流血又流泪”所能概括的。因为作为一种行为本身,它是“道义”的,还是“契约”的,这是有根本分野的。
        我们常说,某某人“见义勇为”,某某人作出了“义举”,哪个组织机构在开展“义卖”活动……所谓“义”,就是无偿的,起码从经济范畴来讲,应该属于一种无私援助与奉献。完成了“义举”之后,再要求当事方给予经济补偿,不管其此前是否被授予了荣誉称号,是否被称颂为英雄,都是与初衷相违背的。而由于客观原因,见义勇为者在完成“义举”的过程中确实造成了重大人身伤害或重大经济损失,也应该通过对方“自然回馈”的方式解决。其补偿的形式和数量,都是不宜由见义勇为者直接主张的。当然,如果受益方在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对见义勇为者不管不顾,则会受到社会道义的谴责。
        相反,如果邓浩是负责维护唐仁全车辆安全的保安,不管其行为是否属于“份内的事情”,都是可以向自己受聘的公司(而不是车主)要求经济补偿的。而同样的道理,如果是车主要求邓浩以身涉险帮助拦下被盗车辆,不管他们当初是否涉及经济补偿的问题,也不管邓浩是否受伤,他在事后都是有理由要求车主给予一定经济补偿的。因为这一过程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契约关系。更深入地分析,这一事件的赔偿主体应该在肇事司机(歹徒)和保险公司之间进行确认。简单将见义勇为者与受益人放在对立的位置来考虑问题是偏颇的。
        英雄固然不该“流血又流泪”,但受益人同样不能因为他人自觉自愿的义举而蒙受超乎寻常的重大损失。拿这一事件来说,一辆价值不足2万元的轿车,被歹徒撞坏后仅维修费就花了2.4万多元。这种情况下,唐仁全不仅为邓浩垫付了1.7万多元的医药费,还拿出3900元让他作为律师费、诉讼费状告自己和保险公司,这充分说明了唐仁全是“知恩识报”的。如果不是做秀,受益人能够做到这一步,作为读者和看客的我们似乎已无理由再对其作出更多指责。
        这些年来,我们耳闻目睹的见义勇为者遭受重大人身伤害,而受益人不能及时足额给予经济补偿的例子很多。这一方面体现了部分社会群体的冷漠与冷血,而在很大程度上也在提醒我们,在实施义举之前必须准确评估受助者可能蒙受的损失有多大,并充分考虑到自己参与后果的严重性。闻风而动,盲目参与,不计后果,超出自己的能力,采取得不偿失的方法救助别人,都是不可取的。而为了帮助别人挽回一个小的经济损失,自身却要却付出更大的经济和安全的代价,尤其是在后果可以预知的情况下,则是需要我们站在构建科学价值观念体系的角度来考量其“当为”与“不当为”的。
        当然义举是不能仅仅依靠金钱来衡量的。那么,如果我们在承认见义勇为行为的精神价值远远超过挽回受益人经济损失本身的同时,也该想到这一义举的受益人也已经超出狭义受益人本身而变成了整个社会。
20090330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