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我帮父亲写春联  

2011-01-22 10:2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帮父亲写春联
□     薄文军
        从六七岁的时候,我就能够帮着父亲写春联了。当然不是帮着父亲写字,而是用那双稚嫩的小手帮父亲在书案上压平那一张张红红火火的对联纸。
        每年腊月二十之后,父亲便已经忙起了另一项工作,给乡亲们写春联。学校还没有正式放假,父亲便将这些工作都放在晚上做。纸是各家自己裁好送来的,不用仔细叮嘱,父亲便能通过那纸的大小式样斟酌出哪是大门的、角门的、房门的、套间的,门板的、门框的、门楣的或者窗户的。
        春联内容都是父亲自己编写和搜集的。书写过程中要保证每家的对联内容不会重复,并尽量照顾到不同位置、不同用途的房间的不同特点,做到恰如其分。有时候,还能根据具体人家住宅位置、家庭成员、职业爱好等方面的具体特点,临时为他们拟出新的个性化的春联。我想,也许是这方面的原因吧,那时节找父亲写春联的人特别多。有时候,父亲写的春联能贴满半条街。
        我的任务首先是在晚饭后把那张既当饭桌又当书桌的两抽桌给擦干净。待父亲摆布好笔墨纸砚并在桌前站好之后,便跪坐在桌子另一端的椅子上,用两只手分别按住对联纸上端的两个角。父亲俯身写完几个字,我便将对联纸往自己怀里揪一揪。这一揪其实是很有学问的,因为这个过程中父亲往往并不提醒,只靠我的观察和默契。过犹不及,分寸一定要把握好,以确保事半功倍。直到父亲把整张纸写完,停住笔,我便从椅子上跳下来,伸开两臂将这一联给拿起来,放到套间的床上、座位上、地下晾起来。那时我个子还矮、手臂也短,有些很长的对联是抻不平的。这便又需要掌握一定技巧,确保对联被拿走时不会打折、发拧,更不会流了墨汁。
        写了几年,父亲常用的对联我便都记住了。在父亲书写的同时,我会帮着提词,防止父亲一不小心给写串了。从小学、初中,到后来读了中专、参加工作当了老师、又上了大学,寒假里我依旧在帮着父亲写春联,偶尔还能帮着撰联。但我始终只是帮着父亲按纸,没有写过字。我的书法一直不太好,尽管从六七岁就开始写毛笔字,却始终没有练出成绩来。后来迷上写作,每天连写带誊需要写1万多个字,练习书法更是无从谈起了。1997年,我调到市区工作,不再从事教师职业,也没有了寒假,便无法再帮父亲写春联了。
        父亲在世的时候,家里的春联一直都是老人家自己撰联自己书写的,很符合一个乡村教师之家的特点。有几幅对联在大门口、房门口一贴就是十几年,每年新桃换旧符,内容却一直没换过。因为父亲喜欢那联语,我也再想不出更贴切的。父亲去世之后,我的毛笔字依旧没有长进,重新开始贴春联的时候便到集市上去买那种印刷的红纸金字的成品。字是美术字,根本算不得毛笔书法,只是感觉比较喜庆。从事新闻职业,我认识的书法家其实很多,但我从没有求人写过春联。因为这里边有我记忆中几多的欢乐和隐隐的疼痛。
        我依旧在练习书法,女儿也在练。我其实很希望哪一天在自家门口能重新贴出自己写的春联。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