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诗无达诂:当事人不能“完胜”高考题并不奇怪  

2011-06-10 17:4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无达诂:当事人不能“完胜”高考题并不奇怪
□    薄文军
        6月9日,《中国周刊》总编辑助理林天宏爆料称,福建省高考语文试卷中的现代文阅读采用了他的文章《朱启钤:“被抹掉的奠基人”》。林自己做完该题,对比答案后发现,只能得一半分数。慨叹“出题老师果然名不虚传,把作者本人都打败了,幸好我当年没落在你手上。”(2011年6月10日法制晚报)

        林天宏先生的遭遇可以作为一种高考趣谈,也可以最终演绎为一段“文人轶事”,但要以此指责高考出题的“荒诞”,以至将高考“妖魔化”,则毫无说服力。因为“诗无达诂”,对诗文意境、意义、寓意的理解是没有止境,亦没有最完美答案的。
        正如大家所熟悉的一句名言:“一千名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任何巨著名篇成型之后,其解释权也就不在原作者那里,作品所反映的客观现实、所揭示的场景已经不再以作者的意志为转移。其实,所有文字作品都有这个特点,只是文学作品更加突出罢了。正因为如此,许多政策法规都要在条文中写上“本规定(条例)解释权归某某某”,以便从法理上赋予其拥有一种先天解释权。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如果不作硬性规定,起草人和相关单位是没有优先解释权,更无法作出权威解释的。
        我们学习中小学语文的方法,都是从阅读文章开始,分析主题思想、段落大意、写作方法。这看起来很机械,但这种设置和方法是有道理的,是经过前人多少年实践得出的一种相对可行的、事半功倍的经验。正如我们学习修理机器,就要从拆机器(分析)入手,最后才能组装机器(写作)。而在这种文章分析的过程中,为了教学的方便,也为了让文章的美学效果发挥到最佳,教材研究者总是尽量挖掘其优点、美感和内涵,以启发学生健康向上的发散性思维。这是有道理的,比较科学的,也是符合教育教学规律的。
        文章的内涵是无穷的,如果我们尊重文章本身,就该努力挖掘,力求尽善尽美;如果我们只知道尊重作者,就只能取其半数;而如果我们过于强调尊重学生,则难免会浅尝辄止。世界上最了解我们的人,最能给我们以最准确评估的人,往往不是我们自己,而是裁判、评委、观众,乃至医生。
        至于大家感觉最具杀伤力的这一段:最让他觉得“冏”的是最后一题。题目问“作者为什么两次提到6月13日下的那场大雨,请谈谈你的看法。”林天宏本人也只答对了一点,而标准答案有三点原因。林天宏表示,“当时写作的时候北京正在下雨,这在北京并不是常见的,作为南方人,看到好不容易下了雨,提笔就写了。”写作时并没考虑那么多,写到最后,自然又回到了这场雨,“这是很随性、水到渠成的,没有那么多刻意的原因。”
        表面看是出题者瞎掰,林先生很无辜、被强加于身。但作为文章分析,只能从前后段落、字里行间找答案,去探寻里边那些“相对真实”的东西。任何人理解文章,也只能如此去做,不会去找作者询问。如果以作者解释为准,那中国5000年文学全废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别人都没有解释权了,标准答案早被李白、王维带到另一个世界了。
        任何产品的制造者,未必同时也是最佳使用者,文字产品当然也不例外。
20110610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