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清水泊畔——电视连续剧《宣言》背后的故事(11)  

2011-07-10 17:4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水泊畔
——电视连续剧《宣言》背后的故事(11)
□    薄文军
       电视剧《宣言》中多次提到清水泊、海泊湖等地名。这一方面是为了展开情节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对清水泊抗日根据地的一种特殊纪念与回忆。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抗日军民在清水泊地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对敌斗争,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也付出了惨重的牺牲。清水泊成为清河区乃至整个山东抗战的一片圣土。
        清河区主力部队的最前身,是以1937年12月黑铁山起义部队为主体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第五军”。1938年6月16日,根据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指示,该部在邹平县城改编为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李人凤带领的临淄县国民革命军冀鲁别动纵队第二梯队第三大队(通称“第三大队”)也奉命编入三支队。第三支队由马耀南任司令员,霍士廉任政治委员,杨国夫任副司令员,鲍辉任政治部主任,郑兴任参谋长。下辖七、八、九、十、十一团和特务团,约计5000余人。同年12月,更名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
        1938年10月,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对小清河南北区划进行局部调整,将胶济铁路以北划定为清河特委(1939年9月改为清河地委,1940年10月改为清河区党委),胶济铁路以南的淄川、博山、临朐、安丘、益都、昌乐6县划出,新建淄博特委。新的清河特委,由霍士廉任书记,李文任组织部长,赵明新任宣传部长,杨国夫任军事部长,李云鹤任统战部长,刘群任青年部长,刘洪轩任秘书长。1939年5月,景晓村调任清河特委书记。
        清河区特委和三支队成立初期,主要活动在邹平、博兴到临淄、益都一带胶济铁路沿线的狭长区域。因为纵深短、腹地小,经常遭受日伪军的联合围剿、蚕食,国民党顽固派的袭击,难以开展有力的军事斗争和政治、经济、文化建设,被称为“一枪就能打透的根据地”。1939年3月30日,“太河惨案”发生,护送我党政干部赴鲁南学习的鲍辉、潘建军、吕乙亭等10余名三支队干部战士牺牲在国民党顽军秦启荣部的枪口之下,斗争形势更加严峻。7月22日,第三支队司令员马耀南在桓台县牛王庄战斗中壮烈牺牲。面对残酷的现实,这支年轻的革命军队不能不考虑今后的生存与斗争问题。
        1939年12月,作为统一清河党政军群各系统工作的最高机构,清河区军政委员会在寿光县央上村(今属东营市广饶县大码头镇)宣布成立,景晓村任书记,杨国夫、徐斌州任委员。根据抗战形势需要和上级指示精神,清河区军政委员会就清河区战略发展进行深入研究,形成了“三步走”的战略方针:第一步,先巩固益(都)寿(光)临(淄)广(饶)四县边区和以清水泊为中心的根据地;第二步,渡过小清河,向小清河与黄河之间发展;第三步,跨过黄河,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并打通与冀鲁边区的联系。
        建立清水泊抗日根据地,是清河区“三步走”战略的第一步。清水泊位于山东省寿光县(今寿光市)北部与广饶县交界处,方圆百里,泊内地形复杂,芦苇杂草丛生,便于开展游击战争。其东南牛头镇是马保三等领导第八支队起义的地方,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其西北靠近小清河,渡河即可进入广北、垦区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根据八路军山东纵队的命令,第三支队于1939年11月从鲁中山区淄河流域的上庄、池上一带出发,兵分东西两路,北越胶济铁路,回师清河平原。其中东路为第三支队司政机关和基干二营,由司令员杨国夫、政委徐斌洲、副司令员李人凤率领,从张店东侧越过铁路,冲破敌人堵截,直插清水泊地区。11月底,东路部队在益(都)寿(光)临(淄)广(饶)四县边区与景晓村带领的清河地委机关会合。杨国夫向景晓村等传达了山东纵队和中共山东分局领导徐向前、朱瑞的重要指示,商定了下一步行动计划,进一步明确了巩固扩大清水泊抗日根据地的方针任务。不久,清河地委机关和第三支队继续北上,抵达清水泊地区的郑家埝、牛头镇、央上村一带。
        清河地委和第三支队进驻清水泊地区后,为进一步动员全体抗日军民,同时也为扩大共产党、八路军的政治影响,在郑家埝召开了“进一步扩大清水泊地区革命根据地,坚持平原抗日游击战争”的万人誓师大会。景晓村、杨国夫等领导先后在会上发表讲话,指出了目前的战斗任务,强调了巩固和发展清水泊根据地的重要性。
        驻守在寿光县的国民党顽固派、山东保安第十五旅旅长张景月,对中共清河地委和八路军山纵第三支队巩固扩大清水泊根据地采取了抵制态度。张景月当时的总兵力有六个团,共7000余人,势力范围辐射寿光县周边的潍县、昌邑、益都、广饶等各县。他自恃有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作靠山,以正统自居,不断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施加压力,制造摩擦。清河地委和三支队进驻清水泊地区后,张景月感到独霸寿光的美梦将要破裂,便经常派出特务队进行袭扰和破坏,企图把清河地委和三支队从清水泊地区挤走。他还暗中派人与日军勾结,多次配合日军袭击根据地内的抗日武装和村庄,并在袁家桥建立了一处据点,作为向根据地进攻的桥头堡。为粉碎张景月部的肆意侵扰和进攻,三支队司令员杨国夫于1939年11月下旬发出东征反顽命令。至1940年春,三支队先后拔除了张景月部设在朗家营、王高等地的据点,并攻占了张景月的老巢垒村,迫使张部退守到寿光县南部,八路军一举收复了清水泊周围大片地区。从此,清水泊根据地不断巩固,成为三支队向小清河北进军的重要基地。
        从1941年春开始,日军采取“分进合击”、“反复拉网”、“梳篦清剿”、“铁壁合围”、“长途奔袭”等手段,对清水泊抗日根据地连续进行大“扫荡”,妄图把这块抗日根据地吃掉。1941年7月1日,日军驻张店第六混成旅团山田部队,纠集惠民、广饶、潍县等地日伪军5000余人,“扫荡”清水泊根据地。清东地委及寿光县委机关和部队因为及时获取了情报,都赶在日军进入根据地之前跳出了包围圈。日伪军扑空后,又在7月多次“扫荡”清水泊地区,杀害牛头镇抗日群众,烧毁房屋1.3万余间。
        1942年,日军加强了这一带的“治安强化运动”,“扫荡”规模不断升级。仅在头10个月,就进行了三次大“扫荡”,而且一次比一次残酷。6月9日,日军第六混成旅团纠集青岛、潍县、惠民、益都、广饶等地日伪军5000余人,运用“长途奔袭”、“分进合击”战术,分五路向清水泊根据地实施“扫荡”。清河军区司令员杨国夫和清河军区指挥机关、寿光县党政机关、军区直属营机炮连、寿光县大队第二中队等陷入了日伪军的重重包围之中。敌人知道杨国夫司令员被包围在码头村,于是扬言要“活捉杨国夫”,情况非常紧急。这时,杨国夫的警卫员王来西急中生智,跨上杨国夫的枣红马,飞奔突围,吸引迷惑敌人。日寇果然上当,急调大队人马追赶而去。趁此机会,杨国夫带部队安全突围。此次战斗,王来西等10人壮烈牺牲,清水泊一带根据地遭到严重破坏。
        1942年10月15日,日军第六混成旅团长蟠井指挥7000余名日伪军,分四路对清水泊抗日根据地展开了大规模的合围“扫荡”。当时驻在清水泊地区的八路军主力部队和地方部队有:清东军区独立团四个连、直属团一个营驻在常家寨、宋家庄、北河一带;直属团团长郑大林率特务营两个连驻在清水泊南的茅坨一带;广(饶)寿(光)二边大队和直属团一个连驻在央上村;寿光县大队驻在北台头村。敌人到来时,军区直属团团长郑大林带领的两个连和副团长陈乙斋带领的一个连首先发现敌情,迅速转移到外线,寿光县大队也很快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剩下的军区独立团四个连、直属团四营教导员王光廷带领的一个连和广(饶)寿(光)二边大队,因判断失误被日伪军团团包围在清水泊根据地内。15日上午11时,敌人开始向撤至李家坞一带的军区独立团发动进攻,独立团指战员们凭借村内的房屋和围墙作掩护,进行顽强抵抗,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至下午2时许,被困的八路军各部队开始分两路组织突围:一路由军区独立团政委岳拙园指挥第一、第五连向西南方向突围,损失最为惨重;另一路由军区独立团团长董友炳带领一个连从东北方向敌人的缝隙中突出重围,基本未受大的损失。日军所到之处,见人就杀。在杨庄村的一条胡同里,日军一连用刺刀挑死7人。在官庄、营子村,日军兽性大发,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将青年妇女剥光衣服,肆意摧残后,又逐个杀掉。在这次“扫荡”中,八路军有200名战士和伤病员牺牲,400多名农民群众惨遭杀害。军区独立团政委岳拙园和政治处主任王林负重伤,直属团四营教导员王光廷、广寿二边行政委员会主任燕铭书(燕简斋)、二边大队长李光荣、教导员杨荣等多名党员、干部、战士英勇牺牲。
        此次清水泊之战,日伪军200余人被击毙,日军旅团长蟠井身负重伤。随后,日军的大部分兵力被调往莱芜山区,但留下的少部分日军和伪暂编第一师第二旅第四团陈云渠部、广饶伪李青山部、临淄伪王砚田部等仍有4000余人。这些敌人又连续对清水泊及其周围地区进行了持续多日的“清剿”和“扫荡”,并陆续在清水泊周围的牛头镇、王高、马家庄、台头、涿北、南河、码头、央上、桑科、西燕、东刘桥等地增设了近20处据点,在各据点之间都修筑了公路,在小清河渡口、王家道口、高儿港、东北坞等地重修了碉堡。小清河以南根据地形势日趋恶化,除长白山根据地未受明显损失外,清水泊、益寿临广四边、长桓等根据地大部被敌破坏和“蚕食”,变为敌占区或游击区。

       敌人的“蚕食”破坏,为这一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带来了巨大困难。清河区在小清河以南的部分党政机关和部队被迫撤到小清河以北的广北和垦区抗日根据地。

        (作者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东营日报社编辑、理论评论部主任,中共地方史研究学者,有党史类著作《垦区——山东战略区的稳固后方》《印象垦利》等出版发行)

  评论这张
 
阅读(1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