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东京梦华·穿越开封  

2011-08-02 01:5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京梦华·穿越开封
□   薄文军
        当威风凛凛的赵家兄弟派出金甲武士将南唐后主李煜夫妻押往开封的时候,显然已经种下了150多年后徽钦二帝五国城坐井观天的宿命。历史就是这样惊人地相似,而历史留给后人的教训却也总为那些不可一世的人们所漠视。
        当一个王朝将另一个王朝从肉体上彻底消灭的时候,作为胜利者的人们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已然成为意识形态上的俘虏。大隋王朝从南陈继承了什么,大宋王朝从南唐又继承了什么,这个结论不证自明。
        从国家管理体制的建构和内部制衡角度分析,北宋的统治者是很有灵性的一群。他们从制度上保证了,北宋王朝的权柄始终把握在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皇帝手中。这是一种幸运,这也是一种不幸。早在1500多年前,孔老夫子就从另外一个角度阐明了这个问题:“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
       其实不论是夷狄,还是诸夏,如果皇帝懦弱无能,掌握了权柄又有何用。诸葛亮在西蜀未曾积累起世代公卿的显赫家世,也就没有人骂他是“权臣”。但从国家社稷的角度考虑,诸葛亮就是西蜀的实际统治者,由他构建起的虚君实相的政治管理格局,其实就是1400多年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君主立宪制”的雏形。而大宋是个没有张子房,也没有诸葛亮的时代;大宋是个不需要张子房,也不需要诸葛亮的时代。大宋王朝的内政外交都是皇帝一手包办的。
       为实现那种国泰民安的表面均衡,为了不致大权旁落,赵家皇帝做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也付出了难以想象的沉重代价。正是在他们那种怪异的思维指导下,一杯自酿的苦酒让他们的子子孙孙品尝了整整300多年。经济上的快速发展,政治上的不思进取,军事上的抱残守缺,文化上的奢靡成风,让一个国家从上到下都生活在虚无缥缈中。除了少有的几个务实官员能看到社会的弊端,进行了一两场半途而废的改革之外,更多的官员其实都是在混吃等死、得过且过。审视整个的宋朝,让人感觉到的是一种阴差阳错的无奈。
        当王安石、苏东坡们勾心斗角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文天祥的就戮、陆秀夫的蹈海。当柳三变、周邦彦们浅吟低唱的时候,当梁山好汉门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离乱人不如太平犬”的悲哀。当包拯们拍案而起、整顿吏制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要不了多久,一个陪皇帝踢足球的小混混就会粉墨登场,依靠迎门一脚坐上京城的卫戍司令的宝座。
        更令人扼腕的,当孟元老写下《东京梦华录》的时候,当张择端绘就《清明上河图》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自己笔下的这份奢华,需要杨家将、岳家军们流下多少血汗依旧难以捍卫到底。
        北宋是个星光灿烂的文化大繁荣时期,却也是个没有灵魂的时代。官员的艺术造诣与政治建树并不匹配,这是受附庸风雅的皇帝引导,还是受整个社会风气的恶性循环?我们不难找到答案。
       埋没于地下的开封古城可以作证,流传至今的诗词歌赋可以作证,那是一个缺乏建功立业激情的时代,一个未能从富裕走向富强的时代。
20110802
  评论这张
 
阅读(14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