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汉语应给使用者留下更多方便  

2011-08-22 00:2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汉语应给使用者留下更多方便
□    薄文军
        我是不主张滥用“讹变规律”的。因为频繁使用“讹变规律”、频繁“将错就错”,汉语言在我们这个时代就会不够稳定,学习使用者就会很累,尤其那些学得好、用得好的,就会为“劣币驱逐良币”而纠结。
        很显然,作为现代汉语的字义和读音来说,有6亿人口用对了,大家感觉不出问题来,而如果有6万个人用错了,大家会感觉问题很严重,已经难以收拾,需要使用“讹变规律”,需要“将错就错”。这样无形中会让数以亿计的正确者去适应那些其实为数并不算多的错误者。一是极端不公平,二是对现代汉语来说是个极大损失。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我们的现代汉语能剔除一些繁琐的东西,更简捷些,给使用者留下更多的方便。因为语言毕竟只是一种交流工具,是为人服务的,不能成为人的累赘和负担。比方一些用途极少而难发的语音,比方一些仍然被使用的古音,比方一些没有区别的同音词。前者如“铵”读三声,用途也很少,词语搭配除了铵根、铵离子,就是二胺,读起来很别扭。次者如一些古诗文中,“天苍苍,野茫茫”的“野”、“阿房宫赋”的“房”、“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乐”,仍要求读古音。其实,整篇诗文在汉唐时期都不是现在的发音,只留下一两个字读古音又有什么意义呢?尤其是非关韵脚的字词。而且,即便读了古音,仍是那个意思,还需要再翻译回来,简直找麻烦。“车马炮”的“车”,不就是兵车的意思吗?何必要另设读音呢?
        我们最常使用的,“壳”有两个读音,其实是一个意思;“薄”有两个读音,也是一个意思;“藏”的两个读音,其实意义相同。这些,完全可以归为一个读音,让大家省去很多麻烦。这种例子在现代汉语中举不胜举。很多类似情况,很可能是当年正音时识别不准确才造成的新问题。如今重新订正了,也根本伤不到老祖宗坟头上的风水。
        同音词方面,受授有别、即既不同、的地得职能不同,这都是可以分别的。但“度”和“渡”意义相近,与涉水无关的,都该用“度”。可偏偏一些词典专门举例,“共渡难关”,逼得大家一用到这个词就要用“渡”。“坚韧”用“韧”,“坚忍不拔”却要用“忍”,后来的新词典又允许用“坚韧不拔”,简直是乱上加乱。“唯一”和“惟一”并无区别,“制定”和“制订”基本难以分别,完全可以只保留一个。让国人把研究细微差别的精力腾出来干点正经事,一定能多出成绩。
        汉语让人望而却步,就是因为许多字词太麻烦。而许多人则对这些麻烦津津乐道,以为自己掌握了什么武林秘笈似的,动不动拿出来炫耀一番。词语该省的省省,该并的合并,发音难发的去掉,并不是坏事。只有简约,才能长久,只有便于学习,才利于传播。语言是固定的,也是变化的,何况有些东西本身就是最近几十年才人为规定的呢?
20110821
  评论这张
 
阅读(1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