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剧”与“投胎转世”说  

2012-07-15 17:0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越剧”与“投胎转世”说
□   薄文军
  穿越剧的出现其实并不足为奇。因为这类创作方式本身起自民间文学,而且自中国古代就有的。其真正的源头,也无非就是一些历史名人的投胎转世。可以说,这里边所反映的是中华文化内心深处一种不肯割舍的眷恋追求,也是芸芸众生期待的一种弥补缺憾的轮回宿命。
  中国古代文学,包括一些搀杂着神话的野史,都是习惯于反映因果报应、“投胎转世”的,这在佛教文化传入中国之前就已经被运用地很普遍、很成熟。像战国末期的一句谶语“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后来人们就将这亡秦的“三户”锁定在陈胜、项羽、刘邦这三个“楚人”身上。当然,由于当时文学尚没有从史学中真正分离出来,人们还不好就陈胜、项羽、刘邦的前世今生大做文章,形成骨肉丰满的“穿越剧”。
  而在若干年后的文学作品中,由刘邦而起的“穿越剧”就应运而生了。从正史到民间文选 ,基本都承认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而起义”的说法。《史记·高祖本纪》说,刘邦担任亭长的时候,曾经负责往郦山重点工程输送民工。鉴于是义务劳动,且非常辛苦,一路上这些民工跑的跑、散的散,闹得刘邦非常郁闷,只能借酒浇愁。有一天,“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蛇。蛇遂分为两。径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何哭,妪曰:‘人殺吾子,故哭之。’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笞之,妪因忽不见。后人至,高祖觉。后人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自负。诸从者日益畏之。”
  这个极富神话色彩的故事到了民间文学创作者口中,就更加鲜活而生动了。称在刘邦斩杀白蛇的时候,这条大蛇充满挑衅地对刘邦说:“你将来是会拥有江山的,今天你要杀了我,必然对你的江山社稷不利。你要是打我的头,我就从你的王朝一开始篡位;你要打我的尾巴,我就从你的王朝后期篡位。”当时的刘邦虽然一心杀蛇,但是也不能不有所忌惮。心念电闪,他决定从中间将白蛇拦腰斩断。既不打你头,也不打你尾,看你怎样。估计是白蛇当时没有把话说完,抑或是白蛇过高估计了刘邦的智商,以为他能举一反三。可从来不读书的刘邦把一条完整信息给简单图解了,竟然以为拦腰斩蛇不会遭到报复。
  后边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到了公元8年,西汉外戚重臣王莽代汉自立,“新朝”夹塞儿15年,直到“光武中兴”,老刘家才重新执政。王莽篡位,正在两汉“中间”。王莽(蟒)是谁?就是当年被刘邦拦腰斩断的那条白蛇呀。
  在中国历史上的二百多个皇帝中,刘邦是个公认的“半吊子”,他闯下的祸当然也不止斩杀白蛇导致王莽篡位这一出。《新编五代史评话》一开篇就说:“刘季杀了项羽,立着国号曰汉。只因疑忌功臣,如韩王信(其实应该是韩信,西汉历史上“韩王信”另有其人)彭越陈豨之徒,皆不免族灭诛夷。这三个功臣,抱屈衔冤,诉于天帝,天帝可怜见三个功臣无辜被戮,令他每三个托生做三个豪杰出来:韩信去曹家托生做着个曹操,彭越去孙家托生做着个孙权,陈豨去那宗室家托生做着个刘备。这三个分了他的天下:曹操篡夺献帝的,立国号曰魏;刘先主图兴复汉室,立国号曰蜀;孙权自兴兵荆州,立国号曰吴。” 又有其他版本的类似故事说:“汉高祖取天下,皆功臣谋士之力。天下既定,吕后杀韩信彭越英布等,夷其族而绝其祀。传至献帝,曹操执柄,遂杀伏后而灭其族。或谓献帝即高祖也;伏后即吕后也;曹操即韩信也;刘备即彭越也;孙权即英布也。故三分天下而绝汉。”三大功臣无辜被杀,最终三分汉家江山,这故事的穿越味道已经很浓了。
  《水浒传》的第一回是“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被太尉洪信在龙虎山上清宫伏魔殿放走的“三十六员天罡星”、“七十二座地煞星”一百单八个魔君,自然就是后来水泊梁山的一百单八将,当然也都该是前世的冤魂。想来这故事的前面仍有故事。而在宋江、卢俊义们功成身死之后,他们的穿越之旅仍没有结束。清末民初,续写名著之风盛行,就有《后水浒传》称宋江转世成了洞庭湖起义的杨么,其他卢俊义等诸好汉也都转世成为起义军将领。连九纹龙史进的师父王进,也托生成了帮助岳飞剿灭义军,后来又自断手臂劝降陆文龙的黄佐。而蔡京、童贯、高俅、杨戬四大奸臣,连同宋江的情敌张文远也都托生为当时的贪官污吏。看来,这应该算是整建制的集体穿越了。
  文学艺术的所谓穿越,说白了就是轮回转世。而对于轮回转世之说,自古以来也是有人信其有,有人信其无。《西游记》是产生于明朝中叶的一部神话小说,佛教人物在里边占了相当比重。书中也提到,唐僧前世原是佛祖如来的二徒弟,名唤金蝉子,但并没有就此大做文章。看来吴承恩更相信“长生不老”,而不太相信“六道轮回”。成书于清朝初年的《儒林外史》则借一则法庭故事,对转世轮回说进行了辛辣讽刺:
  一个在山里拾柴的和尚遇到一个放牛的农民,发现牛群里有条牛两眼睁睁地望着他,便走上去细看。那牛一见他就两眼抛梭地淌下泪来。和尚慌忙在牛眼前跪下,那牛便伸出舌头来舐他脑袋,舐着舐着那眼泪越多了。这和尚方才醒悟这牛原来是他的父亲转世。于是哭着向那人求告施舍这头牛在庵里供养着。可回到庵里之后,和尚就把牛卖给邻舍的农民杀掉了。过了几天,这和尚却又找上门去,说这牛是他父亲变的,要多卖几两银子,前日银子卖少了。双方争执不下,最终对簿公堂。那宰牛的农民揭发他说:“这牛并不是他父亲变的。这和尚积年剃了光头,把盐搽在头上,走到放牛所在,见那极肥的牛,他就跪在牛眼前哄出牛舌头来舐他的头。牛但凡舐着盐,就要淌出眼水来,他就说是他父亲,到那人家哭着求施舍。施舍了来就卖钱用,不是一道了。”知县问名原由,非常恼火地说:“轮回之事本属渺茫那有这个道理?况既说父亲转世不该又卖钱用。这秃奴可恶极了!”随即丢下签来重责二十赶了出去。
  到了清朝中后期,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自然科学的兴起,造神的时代基本已经结束了。文学真正由“神学”走向了“人学”,蒲松龄《聊斋志异》之后,小说戏剧当中很少再有新的“人神一体”的角色出现。且所有的新编神话怪异故事,也都不再有远古、上古、中古时期的顽强生命力。尤其到了现代社会,投胎转世说作为封建迷信已经被最先进的意识形态和科学技术所彻底否决。各类文艺作品要想继续将其作为吸引读者观众的噱头,就只能依靠文学的意识流、现代派等等将其改头换面、重新包装上市了。
  我感觉,与“戏说剧”一样,“穿越剧”也不是不可以看,只是在看之前要先吃“解药”。亦即先了解正说、了解历史真相,以免这种“拉郎配”的悲喜剧影响青少年对历史人文的正常解读。
  20120714
  评论这张
 
阅读(11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