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主张偷手机报复雇主的保姆要轻判  

2012-07-03 10:2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主张偷手机报复雇主的保姆要轻判
□    薄文军
  7月2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媒体披露,备受社会关注的“保姆盗窃手机被判10年案”已被该院二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中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而相关问题对准确认定本案事实、正确量刑均有重要影响,故依法发回原审法院进一步审理查明。(2012年7月2 日大河网)

  社会进入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唤起了我们对财富、对善于积累财富的人们的极大尊重。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努力不以财富多少影响对道德高下的常规判断,尽量不再使用“为富不仁”之类的感情化词语。换言之,我们正努力使用法律和道德的统一尺度来衡量每一个人的言语行为。
  但是,法律终归是为整个人群服务的,是用来维系社会公平,调整利益关系的。作为支撑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的主要软件系统之一,法律必须能兼容其他众多的常规软件,必须得到整个社会起码是大多数人的认可和自觉遵守,才能成其为法律。如果整个社会人群中,有相当多的人认为法律本身是不公平的、欠缺的、畸形的,那么它也就失去了应有的尊严和权威。而如果更多的法律因为公正性受到质疑而不被遵守和敬畏,那很有可能会带来整个法律体系乃至社会体系的危机甚至崩盘。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
  人类社会有法律不自今日始,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也不会轻易消失。从法律的发展、嬗变,我们得到一个根本启示是法律体系的构建、法律条文的设置必须以人为本、必须与时俱进,必须彰显更深程度、更高层次的公平与公正。以我们目前的法律条文而论,有些已经形成了若干年,经历了社会经济总量和国民收入的一次次翻番,有的已经相对滞后于整个社会的发展。当年规定的一些具体条文、数据是否还适应目前的经济社会状况,这很值得我们深思。
  而从那些生硬的数据和一些案例本身,我们也很容易看到这样一种现象:一个经济不富裕的人,即便整个家庭都被偷光了、破坏光了,经济损失可能也值不了3万块钱,构不成“数额特别巨大”的偷窃破坏。而一个富有的人,随便丢失损坏一块手表、一部手机、汽车上掉下一块油漆,也得值几万元、十几万元,会给当事人带来10年以上的牢狱之灾和倾家荡产的经济赔偿。法律条文是刚性的,但公众的心灵是脆弱的,长此以往会不会让经济贫困的人跟有钱人不敢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不敢走同一条道路、不敢有任何瓜葛和交往了呢?
  “有限责任公司”的出现,是社会发展的一种进步。可是,既然富裕者开办的公司对他人可以只承担“有限责任”,那么贫困者侵害了富裕者物权之后的“照价赔偿”就不能松动吗?同样是一块天价手表、一部天价手机被非法侵占了,最终赃物“原封不动拿回来了”和“被变卖了、挥霍了”,判决结果应该一样吗?在侵财犯罪审理过程中,我们往往更加重视“自首”,而不重视“退赃”,这是不是一个误区呢?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深入研究和探讨。
  就河南保姆张某某因为被拖欠工资,而盗窃雇主价值6万多元天价手机,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万元一案,我是感觉定罪量刑过重的,并在博文中提出“这案件最终必然要改判,张芸很可能要轻判”。该文被中国江西网《江湖大话》转载后,有网友撰文反对我的观点。并搬出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引经据典,顺便为文章和我本人扣上一些大帽子,作了一些奚落。对此,我不想一一反驳,形成一场不必要的口水之战,我们只须静心等待事情的发展和结局,也就会有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估计这一天也不会遥远。
  面对那些以法律精通者自居、死死抱住某些片面条文不放的人们,我唯一想提醒的是,我们不但要懂得法律,还要懂得社会;不但要懂得犯罪,还要懂得纠纷;不但要懂得原告与被告,还要懂得雇主与保姆;不但要懂得犯罪行为学,还要懂得犯罪心理学;不但要懂得有法必依,还要懂得以德治国、宽严相济。这里是中国,这里正在构建和谐社会。
  不管是作为一名专业人士,还是一名普通公民,了解和熟悉法律条文是很值得赞赏的,但了解法律条文并不意味着对具体事情的判断就一定准确。法庭上控辩双方律师都熟悉法律条文,但正常情况下必然有一方要输掉官司。所有的法官都比我们普通公众熟悉和了解法律条文,但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判决结果被推翻,需要发回重审。如果依法判案真的像解一元一次方程式那样简单,得出的结论毫无分歧,那么世界上的纠纷将会大幅度减少。甚至于,如果法律条文真的那么易读易懂易行的话,律师行业将会从地球上消失,高院、最高院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社会管理工作是纷繁复杂的,需要我们平心静气,反复推敲,权衡利弊,综合考量。目前来看,保姆张某某因为报复盗窃雇主手机一案,很多地方是难以界定的,而许多环节也还有待进一步确认。法庭法律不能只做熟谙“锯箭法”的外科大夫,任何案件都不是孤立的,审判实践中其实都是要观照前因后果的。“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的法律粗放时代已经过去,在传统公序良俗的基础上,许多深层次问题都需要我们去认真研究,许多传统观念都需要我们适时调整。
  我们捍卫法律的尊严,我们尊重每一个人的权益,但我们更希望法律能够更加全面到位地彰显公平公正。
  20120703

  评论这张
 
阅读(10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