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小产权房”绝非十恶不赦的异端  

2012-09-03 22:5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产权房”绝非十恶不赦的异端
□    薄文军
  在国家14部委一片清理整顿声中,北京、辽宁、山东、江苏、广东等地的“小产权房”悄然变异为“农业生态房”“养老公寓”“旅游地产”“会员制农庄”等。通过“以租代售”、使用权代替产权、“荣誉村民”等方式换装入市。其形式设计精巧,旨在逃避政策法规的约束。(2012年9月3日经济参考报)

  我始终认为,对“小产权房”我们不能简单持排斥态度、一棒子打死。因为作为一种住房形式,“小产权房”的存在是有其一定合理性的,也是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从长远看,小产权房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对新农村建设的拉动作用是值得肯定的。如何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制订科学合理的“小产权房”政策,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小产权房”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突破耕地红线,用基本农田盖了“小产权房”。如果各级土地部门能真正有所作为,把住了土地审批关,允许农民和村集体在农村建设用地上建设“小产权房”,并不是一件坏事。改变城乡二元结构,提高农民生活质量水平,根本的措施是“统筹”和“融合”。这种“统筹”和“融合”,我们往往只注重了一端,那就是农村人往城里转移;却忽略了另一端,城里人往农村转移,或者说富裕农民不向城里转移,依旧留在农村。允许和支持“小产权房”存在,正是实现后一种转移的重要基础。
  我们的农村社区建设为什么发展缓慢?我们的村容村貌为什么几十年江山依旧?我们的一次次输血工程为什么难以激活造血功能?一是因为各级对农村建设用地统得太死;二是因为农村人才和资金的抽离;三是因为农村对外来人员和资金的排斥;四是因为对农村社区、包括住房式样的规划设计依旧是政府行为。而这些原因乃至更多原因叠加在一起,造成了农村资金流动缓慢,始终都是“小循环”,农民致富艰难。农村住房质量低劣、无法流通,许多农民一生当中要两度建房、三度建房,在反复建设中消耗了家庭财力,成为了农村版的“房奴”。一个相对稳定的农村难以形成,新农村建设必然会始终处在“被扶持”、“扶不起”的尴尬局面。
  改革开放30多年,市场经济建设也搞了十几年,但在土地问题上我们执行的依旧是计划经济的政策。别说是农村建设用地,就是生产用地仍会受到各种政策措施的左右。哪片土地种什么、养什么、建什么,农民自己说了不算。农民自己动脑筋搞起来的项目,经常会被刚性的政府规划推倒重来。地方政府自己主导建设的项目也要反复修改,拆建无常。当然,有些被动局面的形成不是直接原因造成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土地承包、租赁周期不稳定,农民不能有、也不敢有长期打算。还有,18亿亩耕地的底线确实不能动,但目前我们的土地功能是可以转化的,有些撂荒土地是可以转换成耕地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实行“半仓操作”,形成好的循环机制,而不是画地为牢、故步自封。
  说到农村人才和资金的抽离问题,这其实是制约当前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问题。有人说,目前“40岁左右的农民将成为中国最后一代农民”,这不是危言耸听。独生子女时代,在农村起码是“独子时代”,有几家的孩子不读大学?有几家会留孩子在农村继续种地?而这个孩子将来大学一毕业,甚至不上大学,只是技校毕业、中学毕业,他也会进城工作,最终带着父母的半生积蓄在城里买车买房。人才抽离了、劳动力抽离了、资金也抽离了,农村最终剩下的无非是空巢老人和老弱病残人员。这样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他们又有什么能力建设新农村、维持新农村呢?
  说到农村对外来人员和资金的排斥,主要是政府行为和政策层面的东西。既然农村居民可以进城打工、买房,那么城里人到农村买房做生意可以吗?不可以。现在的政策就是这样规定的。不但“小产权房”受到排斥,不准买卖,连农村外迁人口回村建房从理论上讲也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些人已经被扫地出门了,村集体正常不会允许他们回来定居。但是,如果允许这些人回乡建房、回村定居有什么危害吗?应该没有。相反,由于他们回乡建房定居,村里的房屋质量总体水平会逐渐好起来,文化品位会高起来。他们带回资金在故乡消费,还能带动农村的建筑业、建材业、种植业、养殖业、流通业和劳动力市场发展。也就是说,他们的工资收入会通过二次分配带动周边农民迅速致富。
  说到这里,我还想提一下徽州民居和山西大院。为什么这些地区会有建筑风格独特、质量优良、历久不毁、传承数代的经典民居?因为那些走南闯北、身家万贯的徽商、晋商都把钱拿回老家建房了。因为他们的根在这里,始终没有斩断。说是落叶归根也好,反哺桑梓也好,总之他们闯荡半生之后带着钱回来消费了。而最终,他们腰包里的这些钱又通过市场、通过产业链条流进了当地五行八作从业人员的腰包。徽商、晋商对家乡经济社会发展的这种支撑是不着痕迹的、纯市场化的,这比我们如今到处呼吁在外工作人员捐资修路、回报家乡要自然和理顺得多。可我们现在的政策始终没有看到这一点,只是拼命维系着二元化的人口管理机制,要么是农村人限制进城、要么是城里人限制回乡,反正不准你“做两栖人”、“有两个家”。农村人一旦走进城市,在农村的根就被无情斩断了,他们还有什么义务回报故乡,还有什么牵挂造福乡里?
  说到农村规划,我想其最大的特点是“僵化”。横平竖直、棋盘模式,毫无特色、毫无新意。不用说建筑材料和建筑质量,当今的农村民居仅是其建筑模式和外观造型,就注定了其无法传承后世,无法成为可圈可点有文化价值的百年古建。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允许规划、设计、建设一部分经典些的“小产权房”,为整个新农村建设植入生命力强劲的现代基因呢?我们为什么排斥城里人对新农村建设的客观投入呢?农民的住房始终处在低质量、无户口的低端状态,又如何能进入流通市场,如何让农民真正盘活自己的固定资产呢?
  20120903

  评论这张
 
阅读(1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