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能否相信白纸黑字的标榜  

2013-04-13 13:0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否相信白纸黑字的标榜
□    薄文军
  《三国志·魏书》记载,曹操生前积极主张和推行薄葬,并专门为此下过敕令,称“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因高为基,不封不树”。临终前,又遗令自己身后,“敛以时服,无藏金玉珍宝”。而一座被指认为曹操墓的古代墓穴,恰巧是墓中缺金少银,只有石刻和兵器。文献记载与出土实物铿锵撞击,有专家就此在无限感慨当中从容断定,这就是曹操墓。
  关于曹操墓的真伪问题,我们一般人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因为我们既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生物学家,与那隅备受争议的土地也隔了千山万水。但总感觉,用墓主生前所标榜的、提倡的,跟疑似古墓发掘所见到的进行互相论证,说服力显然还是不够的。因为我们很难证明曹操是个心口如一的人,更难以证明曹操的儿子曹丕真的能按照曹操生前所提倡的那样去薄葬自己的父亲。
  自古而今,所有被高层提倡的,往往正是与当时的社会风气相冲突的,也往往是一时难以推行的。而许多白纸黑字写下来的,也往往是连当事人自己也做不到的“一纸空文”。这包括那些已经被写进经史子集的白纸黑字的标榜与提倡。如果是在今天,我们会以怀疑的眼光去观察审视,去听其言、观其行。但对于古人,因为历史留下来的证据太少,我们往往就会忽略了文字记载的误差,对一些煽情的话、雷人的事信以为真,而不予置疑。我想,如果专家学者们能以其他方式,确认被发现的薄葬之墓真的就是曹操墓,那我们可以就此认定曹氏父子起码在这个问题上是言行一致的。但如果没有其他的证据,仅靠记载与发觉之间的对撞来循环论证,把两件事情都认定为“真”,就确实有些武断了。
  恰巧近日读到《水经注·湍水》,发现这样一段记载,感觉很受启发:湍水西“有魏征南军司张詹墓。墓有碑,碑背刊云:‘白楸之棺,易朽之裳,铜铁不入,瓦器不藏,嗟矣后人,幸勿我伤!’自后古坟旧冢,莫不夷毁,而是墓至(南朝宋)元嘉初,尚不见发。(元嘉)六年,大水蛮饥,始被发掘。说者言:初开,金、银、铜、锡之器,朱漆雕刻之饰,烂然。有二朱漆棺,棺前垂竹帘,隐以金钉。墓不甚高,而内极宽大,虚设白楸 之言,空负黄金之实。虽意锢南山,宁同寿乎?”
  张詹是魏朝的臣子,也是曹氏父子麾下的战将。从张詹墓碑所标榜的,“白楸之棺,易朽之裳,铜铁不入,瓦器不藏,嗟矣后人,幸勿我伤!”应该认定该张是遵循了曹操薄葬敕令的。如果不是因为不小心发了大水,张詹的西洋镜一直都不会被戳穿,他口是心非的行为将一直受到世人的崇敬,他的墓穴也将一直为盗墓者所逃避。可惜,天公不作美,欺人的鬼把戏终于穿帮了。
  “墓不甚高,而内极宽大,虚设白楸 之言,空负黄金之实。”张詹应该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善于韬光养晦的典范了。而作为臣子的张詹如此富有幽默感,我们又如何肯把曹家父子的话当真呢?镌入金石的真情道白尚且如此扑朔迷离,我们又如何敢相信更多白纸黑字的标榜呢?
  20130413
  评论这张
 
阅读(9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