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杏子,你为谁而来?   

2013-07-07 20:5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每年杏子成熟的时候,是母亲最纠结的时节。
  母亲住在老家长满各种果树的院落里。母亲每年都能享受到春天的阵阵花香、夏秋的累累果实。母亲面对丰收在望的果树,总有许许多多的期盼。母亲是位70岁的空巢老人。
  每当院子里的杏子、李子、桃子、枣子成熟的时候,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儿女们打电话,问孩子们周末能不能回家,多摘点果子带回城里送给亲戚朋友。得到的答复却往往是工作太忙、天气太热、应酬太多,娃娃参加特长班,回家一趟要耗费许多汽油,还要交过桥费,回家摘比买着吃还贵……
  母亲默然无语。自己摘了那些熟透的果子,放进冰箱里,等待她那些可能忽然回家再忽然返城的忙忙碌碌的儿女。然后是趁着清晨、黄昏,随手摘了次第成熟的果子,放进塑料袋里,拣合适的机会送给街坊邻里。杏子好吃,但却也是北方水果里最难伺候的,它们集中熟、难储运,树干高、枝叶密,果子却又怕落地。它们可能连续十天半月红而不熟、瘦硬酸涩,也可能会在一夜之间瓜熟蒂落、零落成泥。无风无雨尚且如此,遇到风雨天气,就更难打理。“该熟的时候不熟,该等的时候不等。”望着杏满枝头的院落,母亲平添几分焦急。坐在屋里,听着那噼里啪啦果实落地的声音,杏子仿佛打在母亲心上。
  古稀之年的老人真的不能过多地举手仰头,只能听任那些熟透的果子从高空落下来,然后拣能存的存了,能送的送了,能吃的吃了,在遗憾和期待中度过丰收的每一天。母亲经常说起从前,一个大家庭的几十口人,守着院里院外的几棵果树。尽管家里没人经商,却也总要想办法把果子拿到集上去换钱。因为这些果子,可能就是爷爷奶奶的小灶、兄弟姐妹的书费、全家老小的柴米油盐。那时的孩子们,守着果树却也不能无限度地摘吃果子。遇到果树“小年”时,即便拣到落地的果子也不肯轻易放进自己嘴里。
  而今,偌大的院落只剩了年迈的母亲和许许多多的果树。母亲体力越来越差,果子收成越来越重,孩子们对果树的兴趣越来越淡。累累硕果换来的,只是一位古稀老人的甜美回忆与落寞纠结。母亲不相信,长途贩运、大棚种植的新品种水果,早已让天然生态的家乡“笨果”溃不成军,即便是私家院落的也难以幸免。母亲不相信,她的那些吃着自家院子里水果长大的孩子们,如今早已在超市成品水果的诱惑下缴械投降,放弃了对家园最后的守望。
  我是每年都会在果子成熟时候尽量回家的,尽管我也知道耗费汽油、交过桥费、回家摘比买着吃还贵。我感觉自己这样一个半路出家的城里人,尽管也住进了楼房,坐上了私车,但自己的根却牢牢扎在了家乡的泥土里。我不遗余力地向家人和亲朋好友推介,家乡的果子是真正原生态的,不仅没有上化肥,没有打农药,甚至没有经过人工嫁接和繁育。家乡的杏子、李子随手摘了就可以食用,哪怕你擦不净泥土,哪怕你吃完之后马上就喝茶水,都没有问题。
  周末,集合起一家三口,再约上几个亲戚,尽量多带上几个孩子,踏上了我的回家采摘之旅。很希望这些娃娃们能在老家复制我们田园牧歌般的陈年记忆。很希望他们能在亲身体验中了解许多自然常识,而不是通过电脑和书本。可惜很难,孩子们一路玩的仍是大人们的手机,互相交流的仍是令大人们难以捕捉的信息。甚至于他们每个人都携带了在超市买的点心、饮料和果品。真的很遗憾,在老家的杏树底下,孩子们喝的仍是营养快线、吃的仍是超市版的香蕉和荔枝。娃娃们,真的不希望你们回家帮着大人干多少活儿。只要你们能有一丝田园采摘的愉悦,能顺手摘食几颗果子,就是奶奶和爸爸妈妈的快乐。
  真的无言。别说孩子了,我们这些曾经在乡村度过十几年时光,一直对这些果树满怀深情的成人呢?我在杏树底下随手拣了几个饱满开裂的落地果,来不及揩净上边的泥土就放进嘴里。一颗、两颗、三颗………八颗、九颗,真的口味纯正,滋润心田,但是我真的吃不下了。尽管这些年来,我从来都是谢绝所有同类的水果,只为回家时能在自家果树下重温一遍儿时的饕餮。可置身树下,我感觉自己竟是如此有心无力地辜负了这一树收成。
  妻子本打算多摘几箱杏子回城馈赠亲友的,但最终她的计划也半途而废。在同行的亲戚帮助下,匆匆忙忙摘满几个小纸箱子,就不打算再摘了。今年倒春寒,杏子成熟晚,这次回家正赶上鲁北平原少有的桑拿天。加之拿凳子、搬桌子、架梯子、举钩子,蹿上蹦下,真的太累了。“谁愿意吃,谁回来摘吧,我真的没力气了!”妻子无奈的罢工,结束了我们兴师动众的家乡采摘之行。
  回望那依旧杏满枝头的院落,一种沮丧和落寞重新袭上我的心头。我想起了当年兄弟姐妹跟父母一起种下一茬茬果树幼苗时的期待,想起了更多的空心村落、更多的空巢家庭,想起了更多荒芜了的田园、更多被漠视了的丰收。我想起了自己笔耕不辍、废寝忘食,自以为成熟却无人问津的写作。我想起了2500多年前杏坛讲学的孔老夫子最终的无奈与绝望——西狩获麟。
  满树猩红、金黄、银白的杏子呀,你为谁而来?为谁而去?你为谁丰收?为谁落寞?
  20130707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杏子,你为谁而来? - 薄文军 - 薄文军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