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范仲淹身世解密之谜  

2013-08-18 18:1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仲淹身世解密之谜
□    薄文军
  按道理说,一个人的身世一旦被解密了,也就无所谓“谜”了。但阅读北宋名相范仲淹(989~1052)的故事,感觉其身世解密本身就是一个谜。
  略有文史知识的人都知道,范仲淹幼年丧父,随母改嫁,并随养父姓朱,直到金榜题名,进入仕途,才恢复原姓。这背后主要是一个砺志苦学的故事,但除此之外呢?很少为人道及。《宋史》记载其身世说:“范仲淹,字希文,唐宰相履冰之后。其先邠州人也,后徙家江南,遂为苏州吴县人。仲淹二岁而孤,母更适长山朱氏,从其姓,名说。少有志操,既长,知其世家,乃感泣辞母,去之应天府,依戚同文学。昼夜不息,冬月惫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举进士第,为广德军司理参军,迎其母归养。改集庆军节度推官,始还姓,更其名。监泰州西溪盐税,迁大理寺丞,徙监楚州粮料院,母丧去官……”
  这段文字起码透露出以下信息:一是范仲淹生活的时代,包括他本人,是非常重视门第出身的。作为一代名相,其传记一开篇就交代他是出身名门,是唐朝礼部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范履冰的后代。这本身符合封建社会“龙生龙,凤生凤”的逻辑,这份值得炫耀的家族基因也应该是范仲淹本人引为自豪的。其次,我们从中可以看出,范仲淹奉母至孝,先是“随母改嫁”,后是“感泣辞母”,再是“迎其母归养”,最后是“母丧去官”。当然,这些在漫长的古代封建社会并不稀奇。但作为传记的重点来写,就说明这事在他一生中占有重要分量。第三,从《宋史》中这段文字,我们也知道范仲淹的养父姓朱,他本人在朱家的名字叫“朱说”。至于其他方面,他在朱家生活地怎样?他跟养父的关系如何,不得而知。只能靠猜测,有些民间故事也未必可信,也许只是一厢情愿的杜撰。
  不过,有一个细节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范仲淹,字希文。而许多资料都证实,他的养父名叫朱文翰。范家世代书香,人才辈出,包括范仲淹的父亲范墉,也是跟随吴越王钱俶归降宋朝,历任成德、武信、武宁节度掌书记(从八品,相当于副科级),淳化元年(990)卒于任所。而朱家只不过是淄州长山(今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长山镇范公村)的一个殷实人家,朱文翰本人也不过是衙门的一名小吏。前程似锦的范仲淹在担任集庆军节度推官(正九品,相当于正股级)之后,恢复本姓,这也无可厚非。但蹊跷的是,他更名后的表字里偏偏嵌了养父名字里的一个“文”字。
  要知道,那可是遥远的中国宋代,既不像西方人,不怕冒犯祖先名讳,可以有查理十四、路易十六。也不像当代中国,张三的儿子可以叫张小三,王五的女儿可以叫王小五,谁听了都感觉时髦。在中国唐宋时期,避先人讳的问题是很重要的。唐朝的“诗鬼”李贺因避其父李晋肃的名讳,而难以参加进士科考试。而那只是因为音同,当时的名博主、文学大腕韩愈为其打抱不平,专门在网上发帖讨论《讳辩》,仍难杜天下悠悠之口。宋朝皇帝的远祖赵玄朗,也就是被奉为财神的赵公明、赵玄坛,被宋真宗追尊为上灵高道九天司命保生天尊大帝,庙号圣祖。自此“玄”、“朗”两字在宋代均不准出口、落笔,天下的“玄武庙”均改称“真武庙”,杨家将的“杨延朗”也改名“杨延昭”,至今1000多年了仍没改回去。
  而且,古人是讳名不讳姓、不讳字的。也就是说,“朱文翰”三个字,在当时起码有两个字是不允许他的晚辈说出口,亦不允许其他身份一般的人当着他的晚辈说出口的。而“范希文”三个字则是不需要避讳的,不但范仲淹自己可以自称,其他人其实都可以叫。没见孔夫子吗?名字当中的“丘”字,包括“邱”字,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一是不允许说出口,二是落纸就要“变笔”。至于其表字“仲尼”,则是大人小孩都可以挂到嘴上的。是什么原因导致范仲淹要用自己的表字,引领大家冲犯养父的名讳呢?很难说。但很显然,范仲淹跟老朱家、跟养父是真的掰了。
  有资料说,范仲淹生于河北真定府,百日后随家人去吴县(今苏州市)。父亲去世后,母亲谢氏因为贫困无依,带着范仲淹改嫁苏州推官(跟范仲淹恢复本姓时的职务一样。有说平江府推官,应有误。苏州是北宋政和三年〈1113〉升为平江府的。苏州、平江府治所均在吴县)朱文翰,后又来到淄州朱家定居。取名朱说的范仲淹在长山富户朱家是否受到虐待,不得而知。有关资料只说,他少年时候常去附近长白山上的醴泉寺寄宿读书。自己打理的生活极其艰苦,每天只煮一碗稠粥,凉了以后划成四块,早晚各取两块,用醋汁拌几根腌菜佐餐,吃完继续读书。这就是后世所赞誉的“划粥断齑”,这份清苦也有类于箪食瓢饮、身居陋巷的颜回。是自找苦吃呢?还是在老朱家不受待见呢?不得而知。他是真的直到成年才知道自己是“拖油瓶”呢?还是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呢?也不得而知。
  又有资料说,范仲淹幼年跟随养父在任所读书,游历许多地方。范仲淹的母亲谢氏常年陪伴朱文翰于任所,少年范仲淹自然要一起跟随,这不足为奇。至于一些更细腻的描绘,则只能是建立在老朱家,起码是朱文翰本人待其母子至厚的猜测基础上的合理想象吧。真实情况,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明白。不过,世界上许多涉及个人隐私、身世的秘密,往往是地球人都知道,只有当事人自己不知道。许多身世复杂的孩子也只有在小孩子们吵架的时候,才会被童言无忌的同伴们说破真相。范仲淹的身世之谜有类于此,不过这真相被道破的也确实太晚了。
  范仲淹成长地——山东邹平方面有资料说,范仲淹在醴泉寺读书时,有一次回家探望母亲,发现自己的哥哥乱花钱就进行劝导。哪知道那位哥哥却说:“我自花朱家钱,与你何干?”于是,23岁的范仲淹终于知道了个人身世,决定自立门户。直到后来金榜高中,做了广德军司理参军(从九品,相当于副股级),又把母亲接出朱家,跟自己一起居住,直至最终改姓范氏,取名仲淹、表字希文。
  口不择言也好,处心积虑也罢,不懂事的哥哥道破天机自是他的为人刻薄。但为什么早不道破、晚不道破,偏偏要等范仲淹业已成年,可以自立门户的时候才道破呢?除了这事件发生的时候,朱文翰是否在世属于一个重要参考因素之外,应该存在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业已成年的范仲淹面临着成家立业与朱家兄弟共分家产,逐渐开始受到排挤。直到有一天对方感觉契机来临,通过一个小纠纷水到渠成道出大秘密,让他自己恼羞成怒离开朱家。另一种可能,则是这些朱姓哥哥们从记事起就开始排挤范仲淹,含沙射影揭露他的身世。包括范仲淹到醴泉寺读书、“划粥断齑”,也不是自愿的,而是被排挤出来的。只是幼年的范仲淹尚没有自立能力,彼此又没有撕破面皮,加之有母亲呵护,生活也算说得过去,只能卧薪尝胆,隐忍以待。而今,读书明礼,血气方刚的范仲淹被当众“揭短”,当然不肯再继续寄人篱下,受那份窝囊气。于是借着游学,含泪辞别母亲,一走了之,再不肯踏进朱家门槛。
  “划粥断齑”的生活具体发生在范仲淹离开朱家之前还是之后,说法不一,或许前后都是如此吧。当然,范仲淹的认祖归宗之路也并不平坦。有资料说,范母谢氏是范墉的继配,范仲淹前边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兄长范仲温、范仲镃。当年范仲淹的父亲范墉去世后,苏州范家只接纳了范墉元配陈氏生养的两个儿子仲温、仲镃,而不肯接纳谢氏和仲淹母子二人。孤儿寡母,贫而无依,这才导致范母带着幼子改嫁朱文翰。而在身为集庆军节度推官的范仲淹迎回母亲赡养之后,再次回到苏州要求重归范氏家族,仍遭到一些族人刁难。直到他声坚称只是恢复范姓,没有其他企图时,方才被允许恢复姓范。
  此后的日子里,范仲淹本人及那些为他树碑立传的人们都没有提供过其在朱家、范家有过什么不和睦的情节。但是,“范希文”的表字又说明了什么呢?只能说是在雪耻,在用另一种形式表达怨恨。抑或是认祖归宗路途艰难时,为了向范家表明一种决心?范仲淹的名言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有如此广阔胸襟的一代名相,心中依旧容不下一个恩抚他20年的养父朱文翰呢?还是当时的朱范两家都容不下一个将来的朝廷重臣、千古名相,让青年范仲淹进退维谷,最终壮士断腕般辞绝养父以示今后不再脚踏两条船呢?真的只有几位当事人自己才明白。
  20130818
  评论这张
 
阅读(8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