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薄文军的博客

我的言论博客,欢迎多提宝贵意见,欢迎报刊有偿转载,谢绝各种剽窃,谢绝不署名转载。

 
 
 

日志

 
 
关于我

山东作家、市报记者、首席评论员

网易考拉推荐

隐讳性词语使用的不可逆性   

2015-10-29 15:3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讳性词语使用的不可逆性
  □    薄文军
  出于对美好愿景的期待,中国古人发明了许多隐讳语,尤其逢年过节、家有喜庆,使用频率颇高。这些词语尽管好听,但其实都是对不吉之事的变通说法,倘若没有发生那是最好不过,最好不要无事生非,在前边加“不”。换言之,许多隐讳性词语有其强烈的“不可逆性”。
  春节期间,许多地方把水饺煮破了、露馅了称为“挣了”,意思是“挣破皮了”,也可以理解为“挣钱了”、“发财了”。如果没煮破皮,那是最好不过,没事偷着乐就行,千万别说“没挣”。
  有个故事,说有个财主在某年春节大发善心,让自家的长工留下一起过节吃饺子。按照我们今天的理解,财主家的长工必然是苦大仇深,受尽剥削。但设身处地想一下,当时的许多长工,那都是种粮大户、农民企业家家里的固定工,或者是签了长期合同的农民工。他们在综合待遇上、工作稳定性上,往往比短工(临时工、季节工)要优越得多。当长工的前提条件不是没爹没娘、无家可归、孤苦伶仃,而是为人朴实、乖巧、勤快,外加劳动技术好。一般的流氓无产者,大多是没有机会当长工的。
  财主留长工一起过节吃饺子,当然也是想表现自己没把长工当下人待,大家逢场作戏把饺子吃完也就皆大欢喜了。偏偏有个长工想卖乖,见财主家煮的饺子一个没破,就想说句恭维话。于是他欢欢喜喜地跟财主说:“东家,今年太好了,一个没挣。”大年初一,来这么一句,财主有火没法发。一过完年,就找机会把那长工给辞了。
  同样的道理,春节、元宵节灯笼里的蜡烛燃尽或熄灭,不能说“熄了”、“灭了”,而要说“收灯”、“收了”。但如果蜡烛尚未熄灭的话,就不能说“没收”。过节不小心打碎了杯盘之类,需要赶紧补上句“岁岁(碎碎)平安”。但如果运气好,没打碎家巴什儿,那就别往这方面发挥了,千万别说“没有岁岁平安”啊。
  新时代的许多词语,在逆向使用方面,也是需要仔细斟酌的。比如,我们可以说许多工作没有终点、没有止境,需要再接再厉、精益求精、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这很不错的。但有些地方把一些系统工程、民生工程说成是“永不竣工的××工程”,这就值得三思。因为对于任何工程来讲,竣工都是一种完美结局,是一种值得期待的结果。“终点”、“止境”都是中性词语,前边加否定性词语是可以的。“竣工”则在中性基础上偏褒义,偏褒义的词语在积极性语境中不能逆用,不能加“不”。“永不竣工”,就是永远没有结果、永远无法享用,这种说法没有积极意义,根本不可取。
  当然,词语的感情色彩又往往是不断发展的、带有时代的特点。“结束”这个词本来没有贬义,甚至于在古代属于一种比较庄严的仪式。比如,大红的中国结能让我们产生许多美好的想象。再比如我们说“结发夫妻”,就是古人在成婚时,夫妻各取自己的一束头发,合而作一结,永作珍藏。但随着语言的发展,“结束”更多被理解为“完了”和“终结”的意思,也便引起了一些人的忌讳。结婚典礼结束时,以前司仪大都会说:“结婚典礼到此结束,请大家开怀畅饮!”可后来人们感觉好事不该“结束”,于是就改成了“结婚大典到此礼成……”。“成”有明显的褒义倾向,大家一般不会有异议,但也只是“礼成”,而不是“完成”,因为人们希望这事“没完”。
  评论这张
 
阅读(9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